say something

關於部落格

【自創】愛在城市角落 (完)


--

終章-愛在城市角落(全)
 


「哥、快點啦!要遲到了哎!」劉憲華匆忙地在玄關上穿著鞋,身後的背包與頭上戴有的帽子,這身打扮說明了今天是個出門郊遊的好日子「不是還要先去載赫宰哥嗎?你快點啦!」
 
與劉憲華充滿朝氣的活力模樣完全相反,曹圭賢拖著不情願的腳步從房裡走了過來,一臉就是不想出門的神情。
 
「唉呦~哥!」見他這模樣,劉憲華只好拉起他的手催促著他,還辛勤地替他拿出布鞋,深怕曹圭賢一個轉念就改變主意。
 
曹圭賢無奈地乖乖聽話穿上鞋,一路被劉憲華推著出門、搭上電梯,一直到公寓的地下停車場都還是不情不願得板著臉。
 

「憲華…」坐上駕駛座後,曹圭賢喚了喚已經關上車門,正在專心繫上安全帶的弟弟。
 
「嗯?齁~哥,趕快發動啦!好熱哦我要開冷氣。」
 
這小鬼…怎麼有越來越爬到我頭上的趨勢。曹圭賢在心頭納悶,發動轎車後,劉憲華如願地轉開了車裡的空調。
 
「我們,去載赫宰後,就直接去遊樂園…好不好?」曹圭賢動作熟練地倒了車,很快地就將車駛出了停車場。
 
聞言,劉憲華又氣又無奈地轉過身瞪著曹圭賢「哥!說好四個人一起去的!你不能反悔啊!」
 
「還不是你跟赫宰串通好,設陷阱給我跳,不然我怎麼可能答應跟那傢伙…」
 
「哥──────!」這下劉憲華語氣轉變得又急又快,放軟了語氣並且拉長了尾音,他明白要是曹圭賢一個發狠,真的很有可能把車轉向開回家去「我幹嘛去當你們的電燈泡啊?你一定也很想跟赫宰哥去遊樂園約會啊。就算你不想,可是赫宰哥期待很久了哎,你想讓他失望嗎?你也知道他的個性,只要你說不去他一定也會照你的意思做啊,你就不能替他多想想嗎?他平常照顧小朋友那麼辛苦,你怎麼可以這麼自私,這樣不是好情…」劉憲華話還沒說完,就被曹圭賢高舉起的手打斷。
 
「我沒說不跟赫宰去啊,只是不想要崔始源也一起。」
 
曹圭賢不禁在心裡埋怨,前幾日劉憲華跟他提了之後想要走音樂這條路的事情,他當然是欣然答應,不過現在他總覺得不讓這小鬼也走律師這條路還真是可惜。
 
聽聽這張嘴,真是…
 
「那看到我難過你就沒關係嗎?」說著說著,劉憲華垂下雙肩,方才的氣勢瞬間消逝得無影無蹤,委屈又可憐的語氣,加上嘟嘴皺眉的神情,曹圭賢看一眼就投降了「好好好,跟他一起去一起去。」
 
 
 
沒一會兒就到了李赫宰所住的公寓大樓外,見到李赫宰時曹圭賢笑得開心,然而下一秒卻就像翻書一樣馬上變了臉。
 
「那個、崔先生說不用麻煩還特地繞路去載他,所以就直接來這裡跟我一起等你們。」李赫宰看得出來曹圭賢眼裡的疑惑與怒氣,小心翼翼地挪移了位置,來到他身旁立正站好。
 
「我只是怕曹律師忘記去接我而已。」崔始源故意加重了忘記這兩個字的語氣,完全就是猜中了曹圭賢方才內心的打算。
 
「…不要曹律師曹律師地叫我,叫我曹圭賢就行了。」
 
曹圭賢現在也只能舉白旗投降,上回聽了劉憲華說著崔始源跟他父母親之間的事,雖然不想承認,但他也多少明白崔始源真的是很認真地在看待他跟弟弟的這段感情。說實話,他聽到劉憲華興奮地說著與崔始源的父母親見面的事情時,不只是驚訝,更對崔始源有些刮目相看。
 
還真有擔當這男人…
 
「那圭賢叫我始源就可以了。」
 
崔始源這突然的親密稱喚,就連一旁的李赫宰聽了都不禁摀嘴噗嗤一笑。
 
「……你還是叫我曹律師,我稱你為崔先生好了。」
 
 
而一邊,沒想到會在這裡就見到崔始源的劉憲華,開心地小跳步到崔始源的身前,適時地提早結束了這有點好笑又有趣的場面。
 
「始源!」
 
「Henry,其實我自己也可以開車載你…」
 
「唉呦~開一台車就好啊!大家一起比較好玩嘛!走走走!我們趕快去遊樂園吧!」拉起崔始源的手,劉憲華揮著另一手催促著曹圭賢跟李赫宰趕緊上車,自己則推著崔始源兩人先行鑽入了後座。
 
 
 
曹圭賢看著李赫宰,見他像是做錯事的小孩似地低頭不敢看他,他想起劉憲華在車裡的一番話,無聲的嘆息後,牽起李赫宰的手。
 
「你想去遊樂園怎麼不直接跟我說。」
 
「…你不是很忙嗎?準備律師考試的事。而且,感覺你不會喜歡去那種地方。」望著被牽著的手,李赫宰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
 
「你喜歡就好了啊。」
 
「咦?」一時間沒能聽懂曹圭賢話中的意思,李赫宰眼神直勾勾地看著他。
 
「……不用管我喜不喜歡,你喜歡的話,我都會陪你去。」
 
明白了曹圭賢的貼心與寵溺,聽來害羞,即使不知道該開口回應些什麼,李赫宰笑得甜滋滋的點頭模樣,已經清楚地說明了他心裡的感動與幸福。
 
 
 
「哥!快點─────!不要再打情罵俏了~」
 
從車窗裡探出身,劉憲華絲毫不避諱地大聲嚷嚷,背對著他的曹圭賢也只能翻了翻白眼,完全拿他沒辦法,只好趕緊跟李赫宰上了車,免得劉憲華在安靜的住宅區裡又催又喊的。
 
「始源,你在看什麼?」坐回車裡的劉憲華,發現崔始源的目光停留在路邊雜貨店裡的電視機上。
 
被劉憲華這一喚,崔始源才回過神來「喔…沒有,在想朋友的事情。」臉上的笑容有些曖昧,他伸手揉了揉劉憲華的頭髮「改天,我們一起去韓庚的新家玩好不好?」
 
「咦?他搬家啊?好啊好啊!金在中先生也會一起對不對?」
 
「哦~當然。他一定會一起的。」
 
 
看著後照鏡裡反射出的後座景象,曹圭賢真的很懷疑自己能夠順利地把車開到遊樂園嗎?
 
不過,牽起就坐在身旁的李赫宰的手,曹圭賢心想,或許今天真的可以玩得很愉快也說不定。
 

--
 

在前陣子受邀出席法國當地國際藝術展覽的金起範,今天下午搭機準備前往日本進行第二次的海外展覽。下午機場依舊湧進許多媒體,除了希望能夠採訪到這位,始終選擇以沉默來面對媒體的天才畫家外,陪同在他身旁的男子也引來了諸多的揣測,眾家媒體無不用竭盡所能捕捉此名男子的畫面,並且開始查詢男子的背景資料。兩人從抵達機場之後便形影不離,不時出現情侶間才有的親密舉動。據了解他們將一同前往日本…
 
雜貨店裡的電視機裡,正播放著現場連線的即時新聞。只見許多起範與沈昌珉在機場裡的畫面一再地被反覆播送,其中,當媒體推擠著兩人時,沈昌珉憑著高大的身材護在起範的身旁,這樣的畫面更是被刻意強調與放大。而機場加派的安全人員則趕緊替兩人開了條道路,順利地完成了搭機的手續。
 
 
 
「很累?很累的話就先睡一會兒吧,到了日本我再叫你。」放下手中的雜誌,沈昌珉有些擔心就坐在一旁的起範。
 
剛才出現的媒體真是可怕…他這種小人物還真的沒見過這種場面,根本就沒想到只是去趟日本竟然也會有記者來採訪。
 
「不會啊,有昌珉在,所以我不怕。」雖然這樣說,起範還是看來疲憊地倚靠在沈昌珉的肩上,手裡抱著的是沈昌珉脫下的薄外套,將外套湊在臉邊輕輕地嗅著上頭的味道。
 
沈昌珉伸長了手臂將起範摟進懷裡,手指輕撫他的頭髮跟臉龐,想要透過這樣的動作讓起範乖乖地闔上眼休息。
 
「昌珉、展覽完之後,我們去泡溫泉、去北海道,去京都、去大阪,還要去…」
 
「你要把日本全部玩透透啊?」鮮少能夠聽到起範帶有渴望與興奮的語氣,沈昌珉感到欣喜,卻也自然地回應著他「可是這樣要花很多錢唷!」
 
這番話引來起範不滿地抬起頭瞪了他一眼「你是醫生誒、明明就賺很多錢。」
 
「那如果我以後不能賺錢了呢?」覺得起範的反應十分有趣,沈昌珉故意皺眉抿嘴,露出了煩惱的神情。
 
「以後…」然而,起範卻在他的字裡行間抓到了其他的重點字「以後誒。我們的以後~」嘴裡反覆地呢喃,起範一臉好奇與感到新奇的模樣,就像是在想像他跟沈昌珉的將來似的。不過,這時卻又忽然認真地說道「反正我的畫可以賣錢,我可以養你。」
 
這個承諾讓沈昌珉聽了不禁笑出聲來,可愛天真的話語就像放了砂糖的告白,沈昌珉臉頰蹭著起範的頭,這動作才讓起範緩緩地閉上雙眼,覺得安心舒服地進入了夢鄉。
 

 
 
懷裡的人傳來了平穩的呼吸聲,每一個吐息都是幸福的氣習,沈昌珉想起了前幾晚,已經準備睡了,趴躺在他身旁的起範突然拉了拉他的衣袖,欲言又止下的神情十分認真與嚴肅。
 
那時的沈昌珉總有股錯覺,好像那樣的起範,才是起範…又或者是說,那個人是金起範而不是起範。
 
「怎麼了嗎?」感覺得出來起範有些緊張,沈昌珉主動地也翻過身,模仿著他的姿勢趴在他身旁,並且挪近了自己的身體。
 
「…如果,我有時候不像是起範,你會不會不喜歡我?」
 
聞言,沈昌珉很快地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其實沈昌珉有去找過姜醫師,姜醫師口中的起範,與跟他一起生活了有好一陣子的起範完全是不同一個人。
 
金起範是個冷漠又不喜歡說話的孩子,一方面是出自於自卑的關係,所以不敢把藏在心裡的心事告訴其他人,當然,那也是因為他不知道該跟誰說、又或是不知道可以跟誰說。
 
他喜歡把自己與這個世界的所以人事物給隔離開來,不依賴也不相信,因為他根本就還沒有學會那些,就被迫自我封閉在自己的世界裡了。
 
那為什麼起範會對他…
 
或許是因為起範真的很喜歡沈醫師吧。雖然原因到底是什麼我也不清楚,不過,起範應該是潛意識中想把小時候的那份缺憾與空白給填補回來。像個小孩子似地依賴一個人,全心全意地相信他、賴在他的身邊,天真單純得不需要去害怕去猜忌,就跟小孩子一樣啊,沈醫師用這個角度去想,應該就可以明白了吧?不過那絕對不是逞強唷!那是因為起範對沈醫師的情感,才能讓他可以這麼放鬆、這麼毫無顧忌地…讓自己在最自在最快樂的狀況下生存著。
 
 
清楚起範在害怕些什麼,沈昌珉心疼得挪過身將他擁入懷裡「那~那個起範,也會一樣喜歡昌珉嗎?」
 
輕鬆又自然的回應似乎成功地消除了起範的緊張感,感覺得出來懷裡的人全身一陣放鬆,沈昌珉只聽見金起範堅定地低語道「會,我會一直喜歡你。」
 
 
 
接下來傳來的氣息,就跟現在懷裡的平穩吐息一樣,睡得香熟又安心。
 
機窗外的天空一片蔚藍,沈昌珉開始在心中計畫著到日本之後,要帶起範去哪些地方玩呢。
 
--

 
金在中站在椅子上,手臂平行展開,雙手握著畫框,按照站在底下韓庚的指示,調整畫框的位置跟角度。
 
「好、就這樣。」終於喬好了最終的位置,韓庚雙手插在腰上,滿意地看著掛好在牆上的圖畫。
 
這是他生日那天,金在中送給他的生日禮物。事後,韓庚抵不過好奇心的驅使,特地打了通電話追問沈昌珉這幅畫的由來,才知道當初金在中親自懇求了這名畫作的作者並且去大雨中站了三個小時,畫家便把這幅畫送給了他。
 
難怪他會感冒…。
 
不過韓庚並沒有跟金在中提起這件事,打算就先暫時當作彼此間的小秘密,以後哪天可以將它當作美好的回憶再談起也不錯。
 

「接下來是…」轉身環顧了臥房一周後,韓庚不禁摸起下巴開始思索著還缺些什麼,並且在腦海裡列出許多事物的清單。
 
金在中跳下椅子來到他身邊,其實一直到現在他都還沒有什麼真實感,根本沒想過能夠跟韓庚住在一起,而且還是全新的房子,從頭到尾都由他們來打點、裝潢的家。
 
還記得韓庚跟他提起這件事時,他驚喜又錯愕得難以置信,反倒是韓庚,冷靜又理所當然地看著一臉犯傻的他…接著韓庚忽然伸出手像是在示意要金在中給他什麼東西,一時間金在中還不懂他的意思,等到韓庚皺眉嚷嚷道「銀行存摺啊!」
 
金在中心想,對於擔心自己會不會成了小白臉這件事,他還真是多慮了。
 
因此,他的存款硬生生地就被砍了一半…養家果然是件辛苦的事啊!
 
 
 
這間公寓的房租其實不貴,空間雖然有些狹小但對兩個人來說卻也剛剛好。一間臥房,一個客廳,廚房則是與客廳相連在一起的開放式設計。客廳旁還有個落地窗連接著陽台,所以採光好得沒話說。
 
一些傢俱跟生活用品更是直接從兩人先前個別的住處搬了過來,所以今天就可以馬上入住,開始他們的兩人生活。
 
「在中,下午有人會來裝窗簾,中午我們在家吃還是出去吃啊?」沒有察覺到陷入沉思的金在中,韓庚走到床頭櫃前,拿起遙控器開起了冷氣,漸漸悶熱的天氣,不知不覺他已經一身汗。
 
「韓庚。」
 
「嗯?」身後傳來溫柔的叫喚聲,韓庚疑惑地轉過身,金在中已經走來他身前。
 
「真的沒關係嗎?」
 
「什麼沒關係?」下意識地皺了眉,韓庚不希望聽到自己不想要聽到的多餘的擔憂與猶豫。
 
「我是不是…」
 
「什麼啦!」金在中欲言又止的模樣惹得韓庚心煩,乾脆繞過他身旁打算離開臥房,卻被金在中焦急地拉住了手,更被施來力道有些大的雙手握住了肩膀,呈現與金在中面對面的對質狀況「你、你到底想說什麼?」
 
要是他真的敢說後悔要同居,顧慮東顧慮西的,韓庚覺得自己一定會委居得哭出來或是狠狠揍他一拳……或許,後者的選項還不錯。
 
「好好好、你不要生氣啦!」趕緊安撫韓庚的情緒,金在中搔了搔頭,深呼吸了一口氣後,韓庚這才發現金在中的臉有些漲紅,接著就聽見他說「哪天,我想帶你去看看我爸媽誒…」
 

金在中出乎意料的要求,韓庚錯愕得說不出話來,連個驚呼聲都沒有,對於韓庚的反應,金在中也完全沒有預料到,一時間自己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說。
 
詭異的氣氛並沒有持續很久,韓庚覺得自己要先打破沉默「可以告訴我,這是什麼意思嗎?」韓庚臉上的笑容十分溫柔,其中又藏匿了一絲的期待,他坐上床沿,雖然是睜眼仰頭望著他的可愛模樣,金在中卻再次從他身上感受到那股成熟穩重的氣息。
 
能夠令人感到心安、獨有的氣息像是滲透過你的肌膚,與血液相融流竄於你的全身。
 
「我們…我們其實年紀也不算小啊,你不是快…呃,三十歲了?」
 
「你嫌我老啊?」韓庚說笑著,他明白金在中的意思,卻還是故意想逗逗他。
 
「不、不是啦!只是,我也要二十六了啊,不能再這樣渾渾噩噩過日子了…我總覺得我該負責些什麼…負責…」
 
「負責我們的將來。」
 
聽見韓庚替他說出了承諾,同時也像是在傾訴他自己的心意,金在中點了點頭,在韓庚的身前蹲下,換自己抬頭仰望他「負責我們的將來、我們的幸福。」
 
聞言,韓庚突然傾身向前,雙唇湊上金在中的耳邊,有些調皮的語氣說道「早在我察覺你在醫院的庭院裡偷偷看我的時候,我就決定把幸福交給你保管了。」
 
「咦?你、你有發現啊?」
 
「你還敢說!我一直在等你跟我說話誒…你也太沒用了,害我到最後得主動跟你搭訕。」想到這就一陣氣憤,韓庚伸手推了金在中一把,起身往臥房外走去。
 
「蛤?你、你都不怕是什麼奇怪的變態嗎?」金在中追了出去,這時韓庚已經走進廚房打開了冰箱,看來是已經打算在家裡解決午餐。
 
「你怎麼這樣說自己啊?」聽金在中這樣說,韓庚不禁笑出聲來。
 
金在中呆愣在圍繞著廚房的矮牆邊「喔唔…對齁。」
 
「我當然是先問過看護小姐你這個偷窺狂長淂好不好看,才決定要不要跟你搭話的啊!」
 
這應該要讓金在中感到驚訝跟委居的話,在他聽來卻成了稱讚,笑得像是討到糖的小孩子似地,指著自己沾沾自喜地說著「所以她說我很帥啊?」
 
韓庚無奈地翻了白眼,只好以哄小孩子的語氣附和「對啦對啦!」沒想到這傢伙這麼自戀…「走啦!去超市買些東西回來,冰箱裡什麼東西都沒有。」催促著還沉浸在自我感覺良好意識中的金在中,韓庚拿起皮夾、鑰匙跟手機,懶得理會他先行走到玄關穿上了鞋。
 
金在中先到臥房裡關上冷氣後,趕緊跟上韓庚的腳步,待韓庚鎖上家門後,他喜孜孜地在韓庚身旁繞著圈圈問道「韓庚~那你以後可以幫我準備愛心便當嗎?」
 
「愛心便當?我公司這麼忙、你覺得應該是誰幫誰準備便當?」在韓庚一個睥睨後,金在中馬上站直了身,完全沒有經過思考地就脫口而「我、我!以後都我幫你準備便當!」
 
「這還差不多…走吧!」成功地套到金在中的承諾後,韓庚像是勝利一般地笑得得意,開心地耍著手中的鑰匙,將他拋在身後走在了前頭。
 
「韓庚、等我啦!」這下,金在中不禁想起前幾天朴有天給他的忠告…
 
你啊、跟韓庚同居之後啊,百分之百會變成妻奴!不過我還是覺得是你賺到誒、所以你就好好照顧人家吧!金、妻、奴。
 
--
 


他們,在城市裡的某個角落遇見了彼此,
即使曾經擦肩而過,還是拐了個彎,再次在對方的眼裡看見了自己。
 
他們走進了彼此的世界裡,他們讓城市裡的每個角落閃閃發亮著…★
 
喜歡,就是這麼不可思議、這麼美好的一件事情。
 

 
(全篇完)
 
 
--
 
  
後言:
 
終於,結束了。
 
這好像是我第一次寫這麼長的文(十萬字誒!!!!) 並且歷經了兩個月啊…
說真的都被自己嚇了一跳~當初根本沒想過會寫這麼長、這麼久。
 
真的、真的要謝謝有觀看這篇的每一位朋友,
不知不覺對時常推文留言的帳號們也都有了感情(笑)
因為你們的不嫌棄,我真的才能寫到如此、才沒讓它成為坑啊(毆)
 
況且又是非常地雷的非主流配對……(炸)
 
對於每一個角色的設定跟安排,每一對配對的風格跟走向,
架構沒有很完美的,也不是非常地細膩,但我真的很喜歡他們每一對的故事。
 
畢竟對於寫貫悲傷文風的敝人來說,這篇真的是大突破跟大挑戰啊(抖汗)
竟然能一路歡樂又輕鬆到最後XDDDDDD
 
雖然有很多難受又悲傷的事情,
我還是想要快快樂樂地把這篇文寫完,想要開開心心地去描繪美妙的故事。
(雖然很多時候寫到我都覺得我眼睛瞎得很可憐…)
 
讓自己過得簡單一點,是件美好卻需要學習的事情。
 
至於這篇到底想傳達的是什麼呢…
 
或許聽完這首歌能夠更清楚吧:http://www.youtube.com/watch?v=Ccu_uy_yZtI
 
當初聽到這首歌時,
就有『啊!對對對!就是這種fu!就是這種fu啦~』的恍然大悟感XD
 


最後,有個小小請求~
希望有給予這篇文關注的朋友們,可以在最後露個臉好嗎 >/<
 
麻煩各位了<(_ _)>
 
 
以上、真的非常謝謝大家!!!!(噴淚揮手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