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22922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自創】打嗝的最佳療效?(全)_桀驁x女林


--



要怎麼治好一有女孩子在就會打嗝的毛病呢?
 
這毛病要說是文在信的煩惱,倒不如說是具龍河的樂子。
每次見文在信打嗝的窘境,就覺得可愛、純真地有趣!
 
 
 
不過,最近他開始有點在意。
好像是某天從哪位美麗的妓女房裡醒來,伴隨著宿醉的情感湧現。
 
 
要如何治好呢?
 
不停揮擺著手裡的扇子,具龍河翹著潤唇擠眉弄眼著,好似如此這般答案就會浮現。
 
 
 
 
 
就像他先前和李先峻說的,對於同性的桀驁他總會不經意地想要有肌膚接觸、想要見到他、想要逗逗他…
 
哪怕摸個手也被他揮開、哪怕湊上臉會被那修長的大掌給推開!他都無所謂。反而會因此感到開心。
 
因為只有他能夠這樣逗弄桀驁,也只有他能夠被桀驁這樣對待。
 
 
上次那渾小子不聽他的勸阻,女林、具龍河都已經在他眼前情不自禁地落淚阻擋了,那傢伙還是毅然決然地打算去送死…
 
雖然最終是平安回來了,但並不是毫髮無傷啊!!!
 
即使他嘴上不提,但他自己明白、自從那次之後,他變得更喜歡黏在桀驁屁股後頭跟著他跑東跑西的。玩玩他的頭髮、戳戳他的手、摸摸他的臉…
 
被瞪被罵被推開,這些都好像在同時告訴他:桀驁沒有死!他活著!他就在我身前任我這樣玩鬧!
 
所以他纏著桀驁的次數好像越來越多、真的成了習慣了…
 
 
 
 
 
要是被桀驁知道了他心裡這樣想,可能哪天真的會被綁起來不准他再跟著他吧…
 
 
 
 
綁起來啊…
 
 
 
 
 
不知怎地,具龍河突然臉一紅,害臊地笑了起來的同時,還多了份沾沾自喜。
 
 
真是的,明明就是要想療效的啊,怎麼想到那去了呢!
拿著扇子拍了拍自己的頭,具龍河輕咬著下唇卻也掩飾不了心中那不安分的心思。
 
 
 
 
--
 
文在信醒來後只覺得頭沉,察覺到不對勁的他突然清醒過來,卻見自己全身被五花大綁、甚至自己身處何處都完全不明。
 
他略顯慌張地左顧右盼了會兒,只覺得這房的香氣令他渾身不舒服,雖然還沒搞清楚狀況,他只覺得不管怎樣還是想辦法先逃…
 
正打算如此,便聽見外頭傳來一群女孩的說笑打鬧聲,接著更從那些女孩們的口中聽到了“為何自己會突然陷入這莫名處境?”這般疑惑的罪魁禍首的名字。
 
 
 
女林這傢伙、來牡丹閣抓他來是在鬧些甚麼?
 
 
 
 
 
 
人聲越來越接近,房門猛然從外頭被拉開,只見具龍河身邊圍繞著四、五個女子,具龍河如同以往般地微抬著頭笑咪咪地看向他,文在信才準備要大聲斥喝,喉間一陣收縮,打起了嗝來。
 
 
「嘿嘿嘿!」具龍河放開身邊一臉疑惑的女人們,得意地來到文在信的身前蹲下與他面對著面「開始打嗝了吧…先前還想說怎麼你和大物…喔不,是和允熙相處時已經不再打嗝了,害我小小的傷心了好一陣子了呢!」將手上的扇子頂在文在信的下顎,具龍河苦著臉皮卻竟然也能笑得俏皮。
 
「呀!具龍河!你這是在幹甚麼!」文在信不悅地甩開頭,開始擺動身體掙扎了起來「你還不放我…呃!唔…」不經意又打起的嗝讓他顯得更加煩躁「你想死嗎你!!!」
 
憤怒、急躁的模樣讓一旁的妓女們見了不禁有些畏懼,她們只覺得奇怪女林怎會帶了個沒見過的男人來她們這,聽著女林的話和他一同來到這房裡…卻還是搞不清楚女林這公子這會兒又在玩什麼遊戲了。
 
「哎呀~我是在苦惱著要幫你製好打嗝這毛病呢…在這之前,當然要先做做實驗囉!」
 
只見具龍河坐在文在信身旁、舉手示意要妓女們照他先前吩咐的轉過身去,接著,另一手將還在打嗝打不停的文在信扳過臉,笑得奸詐又曖昧的神情應該習以為常了,文在信總覺得這次好像不太一樣…
 
「呃唔!」
 
又一次的打嗝之後,像是抓住了機會,具龍河湊上臉將唇吻上了那早已令他覬覦已久的厚唇。
 
 
 
雖然知道如果睜開雙眼可以見到那人吃驚瞪大的雙眼,那樣的話具龍河一定又能因為對於是他能做出這樣的事、而這樣的事又令桀驁有如此反應的自己感到得意與自喜,但他還是忍不住地在吻上的瞬間閉上雙眼。
 
當然,文在信吃驚瞪著的大眼不比過去發現到大物是女孩時還小,那貼覆在自己唇上的雙唇…
 
「公子~我們可以轉過身了嗎?」
 
女孩們不耐煩得出聲詢問,具龍河這才鬆開雙唇,短短的幾秒裡他沒有像過去那樣玩笑之後笑得花枝亂顫,要不是文在信還處於震驚和錯愕之中,他或許就會注意到這傢伙少有的不知所措與靦腆。
 
 
 
趕緊讓自己恢復鎮定,具龍河再次展現自己那專屬的俏皮嘴臉,湊到文在信臉前,故意嘟起嘴作勢親嘴的模樣「你看…沒有再打嗝了吧!」
 
「……呀──────!具龍河你真的想死是嗎?」
 
文在信奮力地扭開身想要出腳踹開眼前這該死的傢伙,然而當他全身出力時,那綁在自己身上的粗繩竟全數鬆了開來…一時間他有些反應不過來。
 
具龍河歪頭望著文在信陷入窘境的模樣,第二次揮起手輕聲喚道要妓女們離開、並且把門帶上,等到她們離開,具龍河抓起文在信的手在自己臉頰上蹭了蹭「這繩子打從一開始就沒有綁得多緊…從看到我開始你真的想走的話根本就沒有問題啊…」
 
「…你!」明白具龍河這設的陷阱後,文在信竟然無法反駁,只能氣惱得瞪著他。
 
「唉呦~別這麼不解風情嘛!怎麼…不對剛剛的親吻說點甚麼嗎?」不想繼續戳破他,故意裝作失望的模樣,具龍河搭上文在信的肩,將自己的頭蹭在他懷裡。
 
聞言,也沒理會那蹭在懷裡偷喜的具龍河,文在信抿了抿嘴,想起方才碰觸到的雙唇…
 
「都是男人你在這想甚麼…」語氣變得沒有先前強硬,文在信推開不知道還在蹭什麼的具龍河,想要轉換心情的話努力回想自己是甚麼時候睡著的、又是怎麼被這傢伙綁來這…
 
看看外頭,似乎都已經是深夜了。
 
 
 
 
具龍河努了努嘴,拉開一旁早已鋪好的棉被後,上前從後雙手雙腳的摟住文在信「桀驁~睏了,不跟你鬧了、哈~啊!我們睡了吧…」下顎靠在文在信的肩頭上,具龍河打了個哈欠、聲音軟綿綿地輕聲說道。
 
「兩個大男人來這地方還睡什麼覺啊!」文在信扭肩甩開那跟屁蟲的頭,想要起身卻明顯感受到身後那男人加重了自己身體的力量硬是不讓他起身「呀!具龍河!」
 
「乖~都這麼晚了就睡了吧!」具龍河一個翻身硬是讓在這時候或許是因為慌張而反射動作顯得緩慢的文在信倒躺在棉被上,像隻章魚似地整個人扒在他身上。
 
「具龍河!」
 
對於文在信一再的怒吼,具龍河猛然地抬起頭望著他裝作不耐煩地回道「你一直大吼我的名字是要讓多少人知道你有多愛我啊?」說完眼神還咕嚕嚕地一轉,將臉埋入文在信的懷裡…也不知道是在竊喜還是害羞,然而接下來是聽來不正經卻是他、女林少有的正經語氣「如果你把我推開,我真的會哭唷。」
 
這時,文在信發現自己竟然不敢有任何動作…
 
任由具龍河整個人鑽在自己的懷裡,他伸手搔了搔頭髮,也只能無奈地嘆了口氣。「好了啦,嘆這麼多氣會折壽的、不把燈熄了怎麼睡呢?」推了推文在信,具龍河催促著他把燈給熄了。
 
文在信瞪了眼懷裡笑得燦爛的傢伙,一邊奮力了揮了下手、燈火熄滅的同時,只聽見他嘀咕道「跟你在一起天天都在折壽吧…」
 
聞言,具龍河作勢抗議地扭了扭身子「唉呦,久了就會成習慣了啊…都十幾年了你不還活得好好的。」
 
「哼。」
 
「我可是具龍河啊。」
 
等你抱久了也會習慣的。
 
 
最後這句,具龍河咬著下唇,想想還是就放在心裡就好了。
 
 
 
 
 
 
 
 
 
 
 
只要讓文在信這傢伙喜歡上他、喜歡一個人之後,心裡只有對方,就算是絕世美女出現,那傢伙就不會再打嗝了吧!
 
 
 
 
 
 
 
後記:
 
『我親愛的桀驁啊~要吃藥了!』具龍河嘟起潤唇,往文在信的臉上湊上身。
『夠了!你、你給我滾開!』
 
文在信伸出大手推開這每天都說要來給他吃藥的傢伙,真的是夠了是要這樣玩到甚麼時候啊…
 
一個出神被具龍河抓到空檔攬住了雙肩,被他強按下身,那軟綿的雙唇吻了上來…
 
 
可惡,時間久了真的會成習慣的…
 
 
 

(完)


--





  夏:哇哇哇哇哇哇這是久違多久的文了!!!!!!
    ↑不要自己在這誇張 
(順帶一提、是三個多月後的文了)
    雖然寫起來很生疏,但因為腦海裡太活靈活現了:p
    反正是歡樂的短篇所以寫起來還頗順的!!!!!!!
    就獻給這對了啊!!!!!!!!!


    這對到13集之後越來越過分了>////////<
    是久違的讓我看到結局的韓劇了!!!!!喔!!!!!!

    在我心裡這熱潮應該會持續好一陣子吧(希望→噗)


    因為是用線上補的,
    接下來來收有粉紅的集數好了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