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2284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自創】このままもっと(全)_小原裕貴x櫻井翔[微限]


--


重なり合ったvibration 君と鳴らしたheart beat 風が通り過ぎた
あの頃からほんのちょっと 大人になれた気がした 巡る季節
 
言葉にならない声が 僕の胸の中で繰り返す
いつからだろうこんなに 君といる時間は愛しくて
 
色褪せないよ 過去と未来をつないでここにいる
耳すませば 聞こえてくるよ あの日の stay gold
 
 



外頭的大雨絲毫沒有減弱的趨勢,雨滴像是透明的玻璃珠急速地撞擊在地面上,一瞬的時間裡反彈至半空中,然後消失不見。數不盡的水珠子如此這般地上下跳動著,敲打出滂沱大雨的狼狽聲響。
 
那些水珠子打在身上真是痛死了。
 
一場雨後雷陣雨害小原淋得一身濕。
 
提早離開公司,打算見了客戶、談完這次的企劃後就直接在外頭下班,誰知道才和客戶道別,走出咖啡廳後便下起大雨。沒有開車也沒有帶雨傘的他,淋了一會兒雨後,決定打電話給就住在附近的櫻井。
 
電話接通後那方是慵懶又低沉的聲音,正在睡午覺的櫻井迷迷糊糊中只說了句:那你現在就來我家吧,我今天沒有通告了…。後,似乎很快地就又進入夢鄉。
 
好險等他抵達櫻井家門前時,他並沒有睡昏死而放他鴿子讓他在外頭乾等著。
 
 
剛沖完舒服的熱水澡,小原走出淋浴間時外頭已經放著乾淨的棉質衣褲,看來前幾十分鐘一臉睡眼惺忪替他開門的櫻井已經醒了。
 
換上那套棉質衣褲,小原來到客廳、肌膚接觸到的空氣是經過調整令人感到舒適的溫度;映入眼簾的則是坐在沙發上,正看著手裡資料的櫻井;等到他聞到餐桌上傳來的香氣,櫻井這時開口說喝杯咖啡吧淋到雨很容易著涼的。
 
而外頭的大雨依舊大得發出了涮涮的聲響。
 
小原一手壓著毛巾擦拭未乾還滴著水滴的頭髮,一手拿起盛有咖啡的馬克杯, 邊喝邊走來櫻井的身旁坐下「在看什麼?」讓毛巾披掛在肩頭上,小原直接抽起櫻井手中的資料大略地閱了裡頭的內容。
 
「之後活動的策劃…哈~啊。」說到後頭,櫻井忍不住打了個大哈欠,略帶疲倦揉著因為哈欠而溢出淚水的眼睛。
 
馬克杯和沙發前的桌子碰觸時發出了清脆的聲音,接著櫻井感覺到頭頂被小原的大手溫柔地壓揉著「很累?」
 
「嗯……剛剛那不是午覺,我早上才回到家。」這次傳來的是櫻井將資料從小原那拿來帶有點怨念得將資料扔在桌上的聲響。
 
櫻井朝小原的懷裡躺下,享受小原的大手在自己耳後與後頸間穿梭的觸感。
 
小原這時意識到,喔、應該不是只有他,櫻井應該也察覺到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大雨的關係,屋裡的顏色、瀰漫著的空氣的顏色,是水藍色的、又好像是灰色的,介於藍色與灰色之間,佈滿整個空間。
 
水珠子落下不是只有狼狽不堪的情景而已。
 
好像吞沒了城市裡的所有塵埃,淨化了空氣裡每個分子。
 
暖暖的、悄悄的。
 
 
 
低頭吻上櫻井扁起帶有點委屈的雙唇,相較於自己的厚嘴,櫻井的嘴唇顯得單薄許多。
 
或許是因為如此吧,小原喜歡用雙唇含吮著櫻井的嘴唇,甚至帶有啃咬、帶有舔舐,知道櫻井會因此慌張(即使他還是會裝作鎮定)並且臉紅心跳,小原更會在舌尖竄入他嘴裡時,故意在交纏的空隙間發出曖昧的水漬聲。
 
將唇舌移轉到櫻井的耳後、後頸,吸吮著之間的肌膚每處。看來櫻井早上回到家後,雖然很累還是洗過澡後才上床睡覺,因為他身上有和此刻的自己散發著相同的沐浴乳香氣。
 
順著小原越來越具侵犯性、吻向鎖骨的親吻,櫻井仰起頭拉長了頸項的曲線,伸長右手臂攀附在小原的肩頭上,手掌輕撫著小原側臉的輪廓,像是在鼓勵、慫恿他繼續、甚至是更過分都沒關係。
 
這時,貪玩在小原臉上的右手被他拉開,小原掀起他的上衣、溫柔卻也有點粗暴地替他將上衣脫去。肌膚和外頭的空氣突然的接觸令他一陣冷顫,於是有些不滿地也把手伸進小原的白色棉衣裡。
 
「捏…你也把衣服脫掉啊。」
 
對著正親吮自己胸前肌膚的小原的耳邊低聲輕語,櫻井刻意裝模作樣地用氣音吐息在小原的耳頸間。
 
平時在螢光幕前這樣真摯又帶有誘惑的模樣或許會顯得笨拙或是可笑,然而在這種時候卻令人懷疑他根本就只是在裝傻…
 
這點,小原裕貴最清楚不過了。
 
 







このままもっと 伝わるように 変わらぬ愛を
ささやかな日に溢れている I love you
深く絆つないでゆく
これからもっと 輝くように 明日は素晴らしい
二人だけの baby, please stay gold
愛の花を baby, I love you
いつまでも
 
 







他們兩個第一次的性愛並不是那種遙想當年的歲數,更不是在什麼懵懂少年時血氣方剛之下發生的(倒是第一次的接吻,就真的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大概就只是前幾年的事而已,算是在準備邁入成熟大人階段的年齡吧。
 
那天是小原的生日。
 
一群男人聚在一起慶祝鬼混的後果就是壽星被酒給灌得亂七八糟,只能慶幸小原酒量和酒品都還算不錯,頂多就是意識有些模糊、腳步無法走直線而已。
 
最後是櫻井送小原回家的。
 
櫻井扶著還穿著那天上班一身西裝的小原躺上床,一個人蹲在床邊凝視小原的睡顏好一陣子,才起身走進浴室裡去淋浴。
 
 
 
等到小原醒來,是清晨的時候,或許再一個小時天就會微微地亮起的時間點。
 
然而櫻井卻沒有睡著,而是撐著頭側躺在小原的身旁,看起來還滿有精神的,小原已經忘了前晚聚餐時櫻井酒喝得多不多這樣無謂的事了。
 
『你怎麼沒睡?』勉強地坐起身,小原揉了揉因為宿醉而隱隱作痛的頭。接過櫻井事先就放在床頭旁的白開水,一飲而盡『啊~啊,真的喝多了…』小原重新趴躺回被窩裡,抱著枕頭望著有些似乎不對勁的櫻井。
 
只見櫻井突然俯下身在枕頭與被窩之間找到空隙輕吻了下小原的嘴唇後,在他耳邊廝磨道『我是生日禮物的話,你會願意收嗎?』
 
沒有回應櫻井的問話,小原神情有些嚴肅地回望著他,不知怎地,伸出手搓揉著櫻井的頭的力道好像掺有憐惜。
 
他們一直都清楚,這有關男性尊嚴的問題。
 
說得如此正經或許顯得好笑,但要被同性壓在身下、甚至是進入自己的身體,或許情感上能夠理解那份想要和對方擁抱在一起的欲望,然而身理上的確有很大的鴻溝需要跨過。
 
 
 
櫻井也不理會小原的沉默,伸手推了推小原讓他翻身平躺在床面上,接著挺起身、讓身體的一半跨過小原的身體上方,整個人趴躺在小原的身上。他俯身主動熱情地吻著小原的雙唇,牽起小原的手引進自己的衣物裡,甚至故意扭動著身體去磨蹭小原的欲望。
 
他是認真的。
 
確認這點之後,小原抬起雙手緊緊地環抱著那不安分的軀體,透過回吻像是在說著禮物要不客氣地收下了。
 
櫻井突然挺直腰桿,小原由下往上望著跨坐在他身上、正脫去衣服的櫻井,其實不只是對方,他也因為興奮的欲望與矯情的羞澀而臉紅心跳。
 
摸上同為男性的軀體,從沒想過這也能夠帶給那幾乎令人全身發顫的快感。
 
開著空調、十分涼爽的空間瞬間變得躁熱,不知道什麼時候櫻井那不同於螢光幕前、在私下顯得柔順的頭髮被汗水沾濕,披散在他的前額,讓人有些無法看清他的神情。
 
小原順著櫻井俯下身的姿勢正準備伸手撥開那礙事的瀏海,櫻井卻突然將臉埋入他的肩頸間,帶有哭腔地顫抖說道『誒、你再不做些什麼…我就…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滿腹委屈的姿態,引來了小原輕笑出聲『那接下來,我會全數做到底囉。』
 
 








部屋に飾った
portrait 君と笑ったmemoryを連れて ドアを開けた
君と結んだ点と線を 永遠に辿れるように 願い込めて
 
雨上がり薫る午後に 水たまりが映す空の上
飛び越えてみた僕らは ゆるやかな時間も愛しくて
 
もしも僕が あの頃の景色 いつか忘れても
いつもそばに 君がいたこと 忘れないだろう
 
 








小原醒來時除了凝視了好一會兒身旁趴伏在床上睡得香甜的男人(好幾次還伸手去撥弄櫻井臉前的柔順瀏海),不知道為什麼,他莫名地也環視了自己的房間好一陣子。
 
明明就是他自己的房間,卻總覺得有些不太一樣。
 
放置在房間角落的貝斯,擺滿在書架上過去大學裡認為在未來比較會有用處的書本,小木桌上的筆記型電腦和公司會議手冊,床頭旁擺了兩個相框(分別放了與家人、與女友的合照)…更不用說單身男子一個人的住所一定會有的凌亂。
 
嗯,與平時沒有什麼不同。
 
重新將目光轉回到櫻井身上,對上的卻不是緊閉的雙眼,而是完蛋了被發現了、的完全就是裝睡被抓到的慌張神情。然而這傢伙竟然還是天真地趕緊閉上雙眼,聽見小原的笑聲後,在一翻睜隻眼閉隻眼的掙扎後,不滿地努努嘴醒了過來。
 
『幹嘛裝睡?』一手撐著頭,小原微笑問道。
 
『……這還要問哦…』煩躁地抓了抓頭,櫻井始終不敢直視小原的雙眼,他拉起覆蓋在腰間的棉被,在快要蓋過他自己的頭頂時、小原才聽見他的嘀咕『害羞死了是要怎麼爽朗得說早安啊…』就見櫻井把自己包得緊緊地轉過身背對著他。
 
霎那間,小原好像明白了心裡隱隱約約總覺得哪裡改變了的情緒是怎麼回事。
 
低頭在藏在被單裡的頭髮上落下一吻『我去洗個澡,全身都是酒味。』
 
『嗯…』
 
回應的聲音聽來有些猶豫和不安,起身前小原還伸手搓揉了會兒那依舊不敢露出臉龐的頭。
 
 
 
等到聽見浴室門闔上的聲響,櫻井才緩緩地從被窩裡探出身來,鬼鬼祟祟地看了好幾次浴室的門,等到聽見水聲之後,他繃緊的神經瞬間鬆懈了下來。
 
不知怎地,他感到十分地挫敗與沮喪,喘了口大氣後整個人再次往後倒躺在床舖上,他甚至興起要不乾脆趁小原在洗澡這段期間偷偷離開…
 
真是太差勁了。
 
他清楚清晨自己主動要求發生的事,一定悄悄地被他改變了一些既定的秩序與定律。
 
點與線之間以他們都默認的方式相互交錯相連,即使過了十年以上的歲月,即使曾經熟悉地重疊在一起、也曾經因為某些外在因素而陌生遠離,點與線的相連卻不曾斷裂過。
 
他是不是,不小心去撥斷他與小原之間相連的長線。
 
這個房間裡的所有擺設,竟然能夠在一夜間有這麼大的變化─────變得更為熟悉、更為親近,然而,這份該是喜悅的親膩感卻陌生地讓他感到不安。
 
一旦發展成如此這般的關係,是不是就很容易迎來結束。
 
 
 
『又在胡思亂想。』
 
突然出現在身旁,男人翻開棉被躺近他,能夠察覺到櫻井再次地全身僵硬,雙眼只敢直盯著天花板看。見狀,小原故意側身瞧著他『明明就是你先開始的、怎麼好像是我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一樣…』
 
聞言,櫻井沮喪地低下頭,不自覺扁起的鴨子卻被小原啄了個吻『我可是很有自信的唷,對於這樣的改變。』
 
見到放置在角落的貝斯會想到櫻井過去曾試著想要彈卻發出可怕的聲響,那些寫著難以理解文字的書本被櫻井翻閱研究過,小木桌上的筆記型電腦被他拿來回覆mail,公司資料則被他丟到床底下去,還有床頭旁的相框在清晨的時候被櫻井悄悄地往桌面蓋下…
 
點與線之間的相連沒有被切斷,只是漸漸地開始以某種固定長度的距離在拉緊著他們之間的關係。
 
櫻井依舊沉默不語,不過,主動牽起小原的手像是在說明著那他也一定也不會忘記的,小原的自信,和因為那份自信而烙印在他心裡的信念。
 
 





そのままもっと 同じ想いで 変わらぬ愛を
ありふれた日に記してゆく I love you
君とのページ増えてゆく
君にはもっと この先ずっと 笑っていて欲しい
雨の日でも baby, please stay gold
風の日でも baby, I love you
いつまでも
 





 
外頭的大雨絲毫沒有停過,雖然已經要比前些時候要來得趨緩許多,不過也隨著天色漸暗,介於水藍色和灰色間的微妙色彩尚未散去。
 
櫻井的房裡依舊沒有太多多餘的東西,那把在冬天裡忘了收起來的電風扇依舊佇立在床腳邊,或許是因為寢室就真的只是拿來睡覺的,櫻井的房間並不顯得凌亂,反倒整齊得令人會對於這樣的男人好感度上升。
 
而這個男人此刻正趴伏在床面上,性愛中帶來的快感讓他即使緊咬下唇也無法壓抑住呻吟聲,於是早就放棄地任由聲音隨著喘息脫口而出。兩手支撐在他身體兩側,小原情迷地親吻著被他啃咬得滿是紅痕的背膀,隨著身下激烈的動作,粗重的喘息也顯得越來越甜膩。
 
待櫻井先達到高潮之後,小原才體貼地抽出慾望讓自己得到解放。
 
 
 
「…誒,好熱哦。」扭了扭肩,向將下顎頂在他肩上的小原抗議著。
 
不理會他的不滿,小原用臉蹭著他的背膀「把空調再調低一點?」說著說著,便撐起身伸長手臂拿起床鋪旁矮桌上的遙控器,嗶嗶聲傳來的同時,也聽見空調風速轉強的聲響。
 
等到他準備躺回原先的位置,櫻井已經側過身稍稍捲曲的姿勢躺著,大手拂過額前拭去沾附在上頭的汗水。
 
他突然笑得燦爛。
 
對於小原這突來的笑容,櫻井在他湊上身硬要貼著身體睡時,皺眉問道「幹嘛笑得這麼噁心啊…就說很熱了,不要黏過來啦!」伸手推拒了,卻還是被抱得緊實。
 
「等等就會冷了啦。」
 
「你幹嘛忽然撒嬌啊…」櫻井有些無奈地笑著,拍了拍鑽入自己胸前的那人的頭,感覺被環抱住的腰被收得更緊。
 
「你沒聽過人老了越愛撒嬌嗎?」
 
「這哪來的聽說啊…」
 
「就我說的。」
 
「……隨便你了。」
 
 
 
櫻井就著被小原抱著的狀態稍稍地挪了挪身體,見窗簾外頭的天色,仔細聽了會兒外頭的聲音,天暗了雨好像也變小許多。接著他意識到,他肚子餓扁了。
 
早上才回到家,洗完澡後就昏睡在床上。下午正睡得熟,明明平常就要可怕的鬧鐘響好幾次才會起床,小原打來大概第四通他就被吵醒了…更不用說接下來和他做了那麼費體力的事。
 
「我肚子餓了。」櫻井用手肘推了推小原。
 
「我知道,有聽到肚子叫的聲音。」
 
聞言,櫻井不滿地推開小原反駁道「什麼啊、哪有…還不都你!忽然過來,我都忘了我什麼都還沒吃。」
 
「知道了啦!你想吃什麼?」拾起地板上的衣褲,自知理虧的小原下床將衣褲穿好,轉身見櫻井還躺在床上、甚至把棉被蓋得好好得就知道他在打什麼主意「你家冰箱應該一樣沒什麼東西吧?叫外賣?」拿起懸掛在一旁、自己西裝外套裡的香煙,小原邊點起菸邊問道。
 
「嗯…叫外賣好了,隨便都好,來了再叫我起來。」
 
望著那已經背對著他,完全呈現就寢姿勢的身影,小原只是輕笑、趁著菸要渲染這個空間之前趕緊走出寢室。
 
 
 
真不知道真正在撒嬌的是誰。
 
 




笑顔の裏の涙のワケを 解らずに過ごしてるよ いまも
どんな日を過ごして来たのかと 気になるの いまも
 
木漏れ日射す あの香りの記憶 窓の外を眺める度匂う 
明日を祈る 明日が実る 息吹き始めている瞬間(とき)よ
 
モノクロが色づき始める感覚 意味を失い始めた短冊
不安な 自分がまた嫌になる つまんない 気持ちも歌になるなら
 
 




其實,前陣子小原作了個夢。

 
夢到都還只是學生的他們、在海邊玩水玩得瘋顛的情景。也忘了是不是真的有這樣的事,畢竟要是真去回想,都已經十幾年前的事了。
 
海灘上有他、翔、原、川野、穴澤、國分、二宮、高橋、梨本、屋良、秋山、今井、瀧澤、潤、斗真、大坂、濱田…應該是這些人吧?又或許有記錯、也有可能還有其他人,但醒來後夢就顯得模糊無法再回溯了。
 
一群男孩子都只穿著海灘褲在海灘上追逐奔跑。
 
梨本被二宮和高橋埋在沙灘裡,原和屋良在對趴睡在海灘上曬日光浴的秋山惡作劇,瀧澤和大坂兩人共騎台水上摩特車在和穴澤、翔那組人馬較勁,他自己則跟川野、國分朝潤和斗真兩人下手準備將他們狠狠地拋高後扔進水裡,過些時候因為猜拳輸了的今井和濱田幫他們買了飲料回來。
 
艷陽高照下的海灘被他們幾個大男孩給玩得像是被炸彈轟炸過一樣地吵鬧無比。
 
他們笑得放肆,玩鬧得肆無忌憚,就像是相信著還有明天,明天所有的一切都不會改變一樣。
 
這些人、這些笑聲、這些打鬧在一起的情景,永遠都不會消失似地。
 
沒有一絲雲朵的藍天上高掛著刺眼、炙熱的太陽,陽光打在海面上所折射出的光芒如同鱗片般地閃閃發亮,海風吹在身上有一種全身都沾染了海鹽的黏膩、清爽兩種矛盾的觸感。
 
小原將身體浸在海水裡,讓自己隨著海浪漂浮了一會兒,閉著的雙眼隱隱約約感覺到有幾個黑影子出現在上頭,等到他察覺不對勁睜開眼,已經是被幾個小鬼抬起來高拋起後扔進海裡之後的事了。
 


啊、小原突然想起來了。
 
在摔入海底時的那短短的幾秒鐘裡,被身旁的水珠子包圍住的他,看見的也是介於水藍色和灰色之間的色彩。
 
接著,他就從夢裡醒了過來。
 
不知道翔等等醒來會不會也說他做過同樣的夢。



 
 
"I love ... love you my boo."僕らだけに分かるような合図
All I want to say "I love ..." どんな言葉も宙を舞う
 




 
小原來叫醒他後,櫻井還是賴床了好一陣子才甘願醒來。小原故意不把門闔上,從寢室外傳來披薩的香味持續地刺激櫻井肚子裡的大鼓敲打著…
 
餓斃了!
 
走出寢室,小原正坐在沙發上大口大口吃著披薩,目光正著電視裡的財經新聞。他先是到廚房裡倒了杯水,才又回到客廳在小原身旁的位置坐下。
 
「有可樂你不喝?」一手還拿著披薩,小原用下巴指了指桌上的可樂瓶。
 
「口好渴、先喝點水再說。」很快地就把杯裡的水給飲盡,櫻井拿起披薩旁的另一個塑膠盒「這是什麼?」
 
「肉醬義大利麵。」說話的同時,小原喝了口自己杯裡的可樂。
 
「我先吃這個好了。」櫻井將盒蓋打開,小原事先已經準備好家裡的叉子,櫻井一邊吃得津津有味,一邊跟著小原一同看起了財經新聞。
 
沒一會兒,小原望著一旁吃得嘴邊都是醬料的櫻井,也沒想說要遞面紙給他,只是突然有點出神地盯著他看。大概是在將義大利麵的份量吃掉一半後,櫻井彎身向前拿了片披薩送進嘴裡,察覺到小原的視線,沒想太多地把手裡的義大利麵湊上前去「要吃嗎?」
 
聞言,小原笑了「你吃就好,我沒那麼餓。」
 
總覺得小原的話是在笑他,櫻井努了努嘴「這是我這天第一次進食誒…」試著想要解釋自己才不是什麼貪吃鬼。
 
「我又沒說什麼。」聳聳肩,小原拿起餐紙巾把手擦乾淨後,開始轉起了電視頻道來。雖然知道不可能,但他還是忍不住問出口「誒…你剛剛有做什麼夢嗎?」
 
「作夢?沒有啊…怎麼了?我有說夢話嗎?」慌張得反問小原,卻只是再次把對方惹笑。
 
「沒有啦、隨便問問而已。」
 
……嘛、他還是別胡思亂想了。
 
 
 
外面的雨已經停了,屋裡也早早就打開了電燈。櫻井選的住家環境還不錯,現在外頭偶爾只聽得見一些在夜裡回家的行人的交談聲。
 
不久前那微妙的色彩與氛圍都消失不見了。
 
小原感到有些寂寞,但在身旁的人喚聲叫他的名字時,他又感到無比慶幸。
 
 
「裕貴。」
 
「嗯?」小原這才抽了張面紙替對方擦拭了嘴角的醬料。
 
「我們還能這樣在一起…真的是太好了。」
 
這話讓小原愣了一會兒,最後伸長手臂力道不算小的拍了櫻井的頭一下「嘴裡一邊咬著披薩一邊說這種話根本感動不起來啦你這傢伙。」
 
「咳咳咳、你要害我噎死哦。」
 
揮開小原的手,櫻井正要對自己的真情發言竟得到這種回應而感到不滿與沮喪,耳邊卻傳來比自己方才的語氣(嘴裡吃著披薩)還要欣慰與具有說服力的聲音。
 
 
「對啊、真的太好了…還能和翔在一起。」
 
 
 
此刻牽起他的手掌的大手,其實就跟那年一樣,小原很清楚櫻井一定也有那份自信,對於他們之間的改變。
 
所以他們、即使週遭的人物事隨著時光在以各種不同的形式改變著,
           ────────他們還是能如此這般地繼續在一起。
 





 
このままもっと 伝わるように 変わらぬ愛を
ささやかな日に溢れている I love you
深く絆つないでゆく
これからもっと 輝くように 明日は素晴らしい
二人だけの baby, please stay gold
愛の花を baby, I love you
いつまでも





(完)

--



  夏:唉呦~娘親啊!久違了將近6個月後的裕貴x翔文www
    這陣子真的不是不寫是對於他們的靈感大枯竭啊Orz

    結果這次翔的solo讓聽了一兩次後靈感就來了



 

    不過,


    應該是符合曲風、那種甜滋滋有風有陽光有海非常青春俏皮的可愛氛圍,
    結果我不知怎樣寫出來變成這樣 囧

    好像有點矛盾又不知所云的內容Orz
    重點是為何70%都在床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因為這樣整篇根本就沒重點啊害我寫的途中卡很幾次 囧
    
    自己挖坑跳就是Orz


    是真的有想要傳達的東西啦,但不知為何寫到文裡就好像亂七八糟~
    雖然重新看過一次後其實還滿滿意的(噗)

 

    晚了一個多月,內容也跟上次翔的生日賀文一樣沒提到什麼生日XD
    但這就是我寫給裕貴的生日賀文啦~



 




ps夏很機車拖這麼久才又寫他們,喜歡的、有看的、請留個言吧大感謝: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