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y something

關於部落格
  • 22701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自創】南方半島的假期(4)_源亨


--



曹圭賢沿著飯店外的那條濱海公路往下開沒多久,很快地就看見崔始源口中的海水浴場。在車上一直在猶豫要不要先打給電話給劉憲華,但想起昨天打了一整天的電話始終沒有人接、最後甚至關機,想想還是作罷。
 
將車停放在海水浴場上方的柏油路停場車,曹圭賢一下車就被海邊的陽光給扎得刺眼。鎖好車門,先是在欄杆處俯望了會兒底下的海水浴場,沒有尋找太久,崔始源說的藍色小屋衝浪店一下子就映入眼簾。
 
有些緊張地喘了口大氣,曹圭賢沿著一旁鋪上的木製走道朝底下走去。
 




 
「Henry,你在水裡還滿靈活的嘛!」
 
周覓站在及腰的水裡扶著衝浪板,而劉憲華則趴伏在衝浪板的上頭。雖然還沒有辦法到站立的程度,但劉憲華對於靠著衝浪板在水中活動的適應程度出乎周覓意料外的好。
 
「其實我以前很怕水誒。怕到連只是游泳池的那種深度都不敢進去。」劉憲華這時從板上跳進水裡,有些累得讓自己自然地飄浮在海面上。
 
「咦~?是哦?完全看不出來啊,看你剛剛游泳也游得很好。」周覓雙臂交叉趴在衝浪板上望著眼前的男孩。
 
當初那個被他和崔始源欺負慘的小孩真的長大了誒,真是不可思議。一時間也替年紀增長的自己感慨,那時候他們才國中而已吧。
 
被稱讚的劉憲華突然側過臉看向周覓「你忘記了哦?以前啊,我在池塘旁邊自己玩,結果被你跟始源抓來的青蛙嚇了一跳…就掉到池塘裡了。」
 
周覓愣了一下,裝做嚴肅、閃避地低頭努力回想著,他只記得他跟崔始源抓青蛙去嚇劉憲華,但為什麼掉到池塘裡這段沒有什麼印象啊。
 
「有這件事嗎?」他跟崔始源小小的惡作劇竟然讓個孩子進不了游泳池…周覓試著想要裝傻。
 
似乎是說到激動處,劉憲華突然挺身站立在水中「那時候…是你還是始源跳到水裡把我救起來的啊?」其實劉憲華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從池塘旁掉到池塘裡後、接著被救起來的片段。是長大後問哥哥,才想起來他是被青蛙嚇得跌進池塘。
 
「蛤?還有這段?」周覓這下可真是苦惱起來了,他努力地回想著,當時的自己有跳到水裡去嗎?
 
「爸爸跟媽媽剛好出門去親戚家拜年,哥哥則說他那時候嚇都嚇壞了…事後很多事情都忘記了。只記得我後來變得很討厭青蛙。」
 
「啊!我想起來了!你哥!」那天午後的情景突然再次浮現在腦海裡,身為當時的欺負者之一,周覓卻還是興奮地驚叫出聲。
 
「我哥?所以是我哥救我…」
 
「不是啦!你哥那時候瞪我的眼神我永遠都記得…好像在說要是你有什麼三長兩短,他真的會把我殺了。」周覓現在想起來,明明就是同年齡的兩人,對方的當時散發的氣息真的很可怕。
 
不過想起原來當時劉憲華有跌到池塘裡,他們真的是太糟糕了。
 
「那救我起來的是始源?」
 
「嗯…應該是。喔對啦,是他啦!」周覓轉了個身順著海浪的流向平躺在海面上「那時候我們應該是國二吧,我是之後因為學校說如果想要畢業的話,體育課得游完那什麼50公尺的,才趕緊把游泳學好。所以應該是他,他從小游泳就很強啊。」
 
結果當時游泳很彆腳的自己竟然開了衝浪店還教人衝浪。周覓不禁想要稱讚自己一下。
 
然而,一旁的劉憲華一個出神,腦海慢慢地浮現那天午後的片段。
 
自己因為被青娃嚇到,慌張之下腳步踉蹌不自覺地往後退了好幾步路,就一個踩空噗通地摔落到池塘裡。微弱的印象中,他在水裡死命地掙扎,過了一會兒,有個身影也出現在水裡,將他往水面上推,接著他被對方抱在懷裡…接下來的事情,就完全沒有記憶。
 
應該是那時暈了過去。
 
 
 



「Henry…」沒有察覺到他在發呆,周覓發現海灘上有個熟悉的身影,推了推劉憲華,因為對方也是望向他們這方,周覓不太好意思直接伸手指過去,點了點下巴指向那處「那是你哥嗎?」
 
聞言,劉憲華眼神不安地飄移了會兒,才小心翼翼地偷覷過去「嗯…」然而,肯定的答案之後,竟是拿著衝浪板轉身往反方向游去。
 
「喂…咦?蛤?這是怎樣…」周覓對於劉憲華的舉動無法反應過來,即使有段距離,他還是不小心和見到劉憲華如此舉動之後、眼神顯得難過的曹圭賢對到眼,心裡暗想該死、卻也只能尷尬地回以笑容。
 
 
 
忙完市場裡的事後,崔始源才又回到衝浪店。然而店門口竟然是關上的,上頭掛了個牌子,寫著:我在海裡衝浪!有事請海裡找!後頭還附註個愛心和比了個耶的手勢的笑臉。─────這人原來是這樣做生意的啊。
 
旁邊還有好像是劉憲華後來畫上的,一個個頭比較小的人型旁寫著:我也是喔。
 
一下子就混熟了這兩人…
 
崔始源從口袋裡掏出昨天周覓給他的備份鑰匙,進到店裡沒多久,就看見曹圭賢的身影出現在店門外,躊躇不前的模樣看來應該是不知道要怎麼喚他吧。
 
「你有找到你弟了嗎?他跟周覓在海上…」主動來到曹圭賢身前,還指了指那畫得有些幼稚的告示小黑板。
 
曹圭賢點點頭說謝謝他有看見了,一陣欲言又止後,才又開口「我這幾天會去市區辦點事情…Henry如果還是不肯去我阿姨家或是回飯店,可能就得麻煩你們了。」說得不自在卻也真誠,曹圭賢嘴角勉強的笑容雖然多少因為面對的是崔始源,但更多的是因為劉憲華。
 
這狀況同時也讓崔始源手腳不知道要往哪裡擺,他一手撫著後腦杓,點了點頭,見曹圭賢道聲謝謝後轉身準備離去,還是忍不住上前叫住了他。
 
「誒、曹圭賢,我是不知道你跟你弟是因為什麼事吵架啦…」
 
「他有跟你提過?」曹圭賢顯得驚訝。
 
「嗯…只說你們吵架。不過,不管怎樣…你們都特地回來了,夏天誒,不應該把時間浪費在吵架上吧。」搔頭掩飾自己的彆扭,崔始源乾脆讓自己的目光停留在海面上─────誒呀呀,劉憲華被周覓一個陷害捲入小海浪裡了。
 
「嗯…真的很不好意思。」
 
「我們是不會不好意思啦、我媽超喜歡你弟的。但你不是很疼他嗎?吵架什麼的就算了吧。雖然我好像也沒資格管你們的家務事啦。」
 
「我知道了…謝謝你哦。等我過幾天回來,應該就會沒事了。」曹圭賢突然漾起的笑容讓崔始源總覺得不太對勁,但既然他都笑了還這麼說,那應該…到時就沒事了吧。
 
真是的,他們兩個現在是上演哪齣啊。
 
目送曹圭賢離去後,崔始源伸了個大懶腰、還發出近似大叔的舒爽聲。
 
雖然是平常日,但因為是暑假的關係,海灘和海面上都有不少的遊客來這玩水,然後沐浴這一切的是海風和艷陽。
 
夏天嘛~!果然回來是對的啊。
 
不過接著映入崔始源眼簾的又是那在海面上玩得開心的周覓和劉憲華!
 
「嘖真是的那兩個是要玩多久啊。」
 
正巧有客人進來想要挑衝浪板,崔始源帶著埋怨地回到店裡,換上能夠媲美他在擔任市場王子時的完美笑容─────崔始源決定要把周覓在這的衝浪天王的稱號給搶過來!
 


--
 


接下來這幾天曹圭賢真的就沒有再來找過劉憲華,而劉憲華第二次在崔始源家過夜之後,就乖乖回去飯店住了。
 
不過崔始源發現不讓劉憲華住自己家反而更不好…
 
『始源!你先載我回去洗澡,晚一點再載我去阿姨家好不好?』諸如此類的要求每每都隨機地不是從手機那傳來,就是當劉憲華跑去衝浪店玩了一整個白天之後,毫不客氣地拜託(命令)他,他都快要變成劉憲華的司機跟奶爸了。
 
起初真的很想無視他,但不知道為什麼,那天曹圭賢離開前拜託他照顧劉憲華的情景,莫名地讓他非常在意,結果就一次次順著劉憲華任性的各種請求。
 
可惡他們兩兄弟到底是在吵什麼架啊!
 
崔始源站在自家攤販的後門偷閒抽菸,拜託阿母去要了曹圭賢的手機號碼,卻遲遲無法下定決心打過去。
 
倒是周覓和劉憲華處得還真是順其自然,樂在其中誒。如果他是劉憲華的奶爸,那周覓倒是把劉憲華當寵物養似的,為什麼有種他居於下風的不甘心感。
 
 
 
「喂、崔始源!好久不見。」
 
疑惑地往聲音出處望去,是幾個以前高中的同班同學。
 
「嗯…好久不見。」將菸丟到地上踩熄之後,崔始源覺得不太對勁,這幾個人怎麼會突然來找他,默默地想要趕緊轉身進到店裡。
 
或許是發現到他的意圖,對方倒是先上前來搭上他的肩「聽說你跟那個劉阿姨家的姪子感情很好哦?」
 
「蛤?你說放槍嫂哦?誒、很熱啦。」甩開對方的勾搭手臂,崔始源越來越有不好的預感。
 
「一起出來吃個飯啊…也讓他交交新朋友嘛,幹嘛自己藏起來。」
 
聞言,崔始源其實明白對方的意思,就和幾天前的自己心裡所盤算的事情是一樣的。─────────十分差勁又無賴的想法。
 
 
然後他沉默地望著對方幾秒後,耳邊的蟬聲大到他幾乎都聽不見自己是怎麼樣回覆對方的了。
 
 
 
 
周覓將衝浪板抱給客人之後,剛回到櫃檯裡準備把帳收好,就聽見因為快步踏在木板上而傳來的腳步聲,下一秒出現在眼前的便是滿臉笑容的劉憲華,手裡的塑膠袋裡裝了三杯連鎖店的手搖飲料。
 
「始源咧?沒有在這裡嗎?」在店裡左顧右盼了會兒,劉憲華問道。
 
「他早上來過了,一個多小時前被阿姨叫回去幫忙。」又是先找始源吶。周覓只是微笑不多嘴。
 
「是哦…」神情顯得失望,劉憲華走到櫃檯前的高板凳坐下「吶!飲料,你要喝什麼?珍珠奶茶真的好好喝哦、多倫多的難喝死了、又貴!」問人家的選擇的同時,劉憲華自己倒是先拿出其中一杯,直接插入吸管開心地喝了起來。
 
「你幫始源買的是哪一杯?」周覓拿出袋中兩杯飲料,技巧性的問話並沒有讓劉憲華起疑,對方笑得開心地指了其中一杯,周覓便將吸管插入另一杯的飲料裡。
 
在椅子上坐不住的劉憲華跑到店外頭的屋簷下,見他和外頭遊客帶來的狗玩在一起,周覓的眼神不知不覺變得柔和,卻也有些悲傷和不捨。
 
雖然這些情緒悄悄地、不做任何聲響重新蔓延在身體裡的每個血液,拉扯著每一條血管像是要喚醒他那時候的回憶…周覓卻也能夠清楚地察覺並且平靜地去面對。
 
 
 
 
「始源!你回來啦?」
 
劉憲華驚喜的呼喊聲拉回周覓陷入沉思的思緒,只見崔始源臉色不是很好看,但又裝作若無其事的神情和語氣「喔你在這喔?」
 
不自然的慣例冷漠顯得彆腳,劉憲華或許察覺不出來,但周覓可沒有那麼大神經「你幹嘛啊?發生什麼事了?」
 
「晚上一起去吃飯吧。」
 
「吃飯?去哪裡吃飯?」第一次被邀請的劉憲華興奮得跑來兩人身旁追問著。
 
不自覺地躲開劉憲華期待的視線,崔始源順手拿起那應該沒錯是給他喝的飲料「前面那家熱炒店…你不是一直很想去吃?」插入吸管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天氣熱的關係,崔始源飲料喝得有點急。
 
「真的嗎?那我打電話跟阿姨說晚上不去那吃飯了。」
 
趁劉憲華到外頭去講電話,周覓擺著臉嚴肅地質問道「幹嘛突然要帶他去吃飯…你是不是瞞著我什麼事啊?」
 
「沒有、哪能有什麼事。」這次連周覓的眼神都閃避,崔始源很快地轉移話題「曹圭賢那傢伙…是消失到哪裡去了啊?都不關心他弟的哦?」
 
面對崔始源不對他說實話,周覓只是嘆了口氣「他哥這幾天都有打給我,是你先前給他我的電話吧?」
 
「喔、對,在我媽那裡給他的。」
 
「也沒說什麼啦,問我Henry還好嗎之類的關心…人家可不是沒血沒淚的哥哥。好像這兩天就會回來了吧。倒是Henry,感覺明明就很在意他哥的事,但一直逞強裝傻。」
 
「嗯…是哦。」崔始源漫不經心的反應只讓人覺得他心不在焉。
 


更讓周覓有種不好的預感。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