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y something

關於部落格
  • 22701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自創】南方半島的假期(4.5)_源亨



--

 
他再次確認到自己對崔始源的心意,是在崔家過夜的第二晚。
 
崔始源因為市場和衝浪店兩頭跑的關係,早早就累得呼呼大睡。這男人長得好看,身材也不錯,但睡相還真的不是普通得差────套在上身的鬆垮灰背心的衣襬因為睡姿不佳而掀翻起來,雙手雙腳完全大展開地攤擺在地板上,嘴巴還微微開啟呼呼地呼吸著。
 
可惡,但他的臉長得好好看。
 
劉憲華趴伏在床沿邊,從偷覷到確認崔始源已經睡著後的、一手撐著頭正大光明的凝視,不甘心的情緒中,有更多心跳快速下的甜蜜與羞澀。
 
嗯…是因為這討厭鬼的臉嗎?
 
才相處兩天就對人家心動,劉憲華實在不想承認自己竟是因為這樣膚淺的理由。說話不是很有禮貌,言行舉止對他完全就是愛理不理────即使不情願還是會答應他的要求。
 
劉憲華清楚不該為這種理所當然(或許只是因為崔伯母有吩咐崔始源要對他好)的對待而動心,不過每當崔始源皺眉不耐煩地說:好啦好啦,或是帶有點嘲諷卻轉告了哥哥的事情,他全身的細胞都情不自禁地舞動起來。
 
 
 
該不會是因為他的身材吧?
 
想到這,目光不小心轉移到崔始源露出的腹部肌膚…有腹肌誒。
 
這發現讓劉憲華一時間望得出神,等到他意識到自己到底在看什麼後,心慌意亂地趕緊翻身躺好在床上,雙眼直盯著天花板試著要讓自己冷靜一點,但餘光還是會偷偷地瞄了瞄地板上的男人。
 
印象中,那個小時候最討厭的大哥哥好像沒那麼帥啊!
 
到底怎麼辦啦!
 
劉憲華懊惱地將臉都扭皺在一塊,在床上滾了一圈將身體裹在棉被裡頭…
 
如果哥哥在就好了。因為,只有哥哥會明白他的愛情煩惱啊。
 
--
 
驚覺自己對同性會產生好感、是在他高中的時候。
 
或許潛意識中,目光早就只會追隨一些令自己心動、亦或是長得好看的男性的身影,但真的驚覺到這件事,是在參加暑期營隊時,對當時被安排住在一起的同一個寢室的室友心動之後。
 
那個男孩跟他同年,中美混血的五官特別突出,有著西方人的修長身材卻不顯過於壯碩,比起當時的劉憲華還高了要一個頭。
 
雖然男孩只會說英文,甚至不曾踏上過另一個家鄉的國土,但或許因為知道劉憲華的雙親都來自那個國家,本來就是開朗外向的個性,很快地就和劉憲華成了好朋友。
 
起初只覺得自己過於興奮的喜悅單純是交了個好朋友,還是有種一半和自己相同血統的朋友。
 
漸漸地,劉憲華有些難以承受但也察覺到自己對那個男孩有著更不同的情感和慾望。尤其是在男孩搭著他的肩又或是為了捉弄他而和他有肌膚接觸的時候…
 
 
 
然而,男孩是和女朋友一起來參加營隊的。
 
雖然他們不會過於親密、時時刻刻膩在一起,不過,劉憲華發現當自己看到男孩和女孩走在一起,聊天、牽手或是情侶間很普通的擁抱,他的心都會難受得揪在一起。
 
那是一種混亂得難以理智的複雜思緒。
 
驚覺到自己喜歡的是同樣性別的男孩子、同時間還得生活在單戀與失戀的情緒之下,原先快樂的營隊活動瞬間完全變了個樣。
 
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面對。
 
甚至某一天晚上,他竟然夢見自己被男孩壓在牆上強吻,甚至在這個房間裡發生了性關係。劉憲華從睡夢中嚇醒後全身開始冒著冷汗,莫名地被罪惡感侵襲而全身顫抖著,明明就是當時最喜歡的臉龐他卻連看都不敢再看一眼。
 
整夜不曾再闔上眼,等天一亮,他一聲不響地就逃回家裡去了。
 
 
 
 
 
一早醒來,梳洗過後準備去後院灑水澆澆花草,平常這活都是劉憲華在做的,但他參加營隊的這幾天,都由曹圭賢來負責。大學也是正值暑假期間,劉憲華不在家的這些日子,曹圭賢閒得發慌。
 
打開房門,爸媽已經出門上班去了,空蕩蕩的家裡瀰漫著一種自由卻也無趣的懶散氣息。
 
[叩]闔上房門正打算下樓,卻從劉憲華的房間裡聽到不該會有的聲響。
 
營隊不是後天才結束嗎?
 
該不會是小偷吧…
 
過份的可怕猜想讓曹圭賢躊躇不前了一會兒,最終還是決定去房裡瞧瞧。
 
 
 
『Henry?』叫喚伴隨自己的敲門聲,曹圭賢也試著替自己壯膽。裡頭沒有任何回應,曹圭賢依舊確信裡頭一定有人『我進去了唷。』總之硬著頭皮進去就是了。
 
懵然地打開房門,雖然只是一瞬間他還是看見那縮在床角的身影顫抖了一下。
 
好險不是小偷。
 
放心地鬆了口氣,但曹圭賢開始察覺到事情好像不太對勁。
 
『Henry?你怎麼回來了?』快步走上前,曹圭賢甚至準確地看出了劉憲華正在哭,擔憂地坐上床,伸出手想要抬起劉憲華的頭,然而雙手才剛碰觸到他的雙肩,曹圭賢就被他忿然甩開。即使有些錯愕,但曹圭賢還是耐心地詢問道『Henry?發生什麼事了嗎?』
 
感情好的兩人很少會有這樣的負面互動,曹圭賢縮起原先還擺放在地板上的雙腳,讓自己好好地盤腿坐在床上和劉憲華面對面,再次試著伸出手輕扶在劉憲華的雙臂上。
 
 
 
這次沒有被甩開,他能感受到劉憲華的身體正在發抖著。
 
『你一定會討厭我…』
 
『什麼?』
 
『一定會覺得我很噁心…』
 
帶有哭腔的語氣還說著這樣自暴自棄的話,曹圭賢試著想要讓劉憲華振作起來、把話說清楚,晃了晃劉憲華的雙肩,他終於才抬起了埋在膝蓋裡的頭。
 
哭腫了雙眼、那是張充滿畏懼的表情。
 
即使心慌,曹圭賢還是試著讓自己冷靜,起初以為劉憲華是在營隊那遇到了什麼事而令他心情不好,但那他從沒見過的神情都告訴他事情的嚴重性。
 
『Henry,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曹圭賢低頭輕聲詢問,並且繼續輕語說著『我絕對不會討厭你,也不會覺得你很噁心,但你一定要老實告訴我,你怎麼了?』
 
抽噎了一會兒,劉憲華仍然一臉害怕,緩緩地開口低語『…我喜歡男生。我是同性戀。』
 
曹圭賢沉默了大概有十秒,事後劉憲華覺得,那十秒可能是他活到現在,覺得最漫長的十秒。他因為害怕曹圭賢的反應,所以並不敢看他,也就不會知道曹圭賢看他的眼神裡是滿滿的心疼和擔憂。
 
曹圭賢免不了受到衝擊,心跳快速下、強烈的不安蔓延了全身。
 
不過,唯一可以確信的是,那裡頭絕對不含有歧視。
 
 
 
『嗯…我們去後院澆花吧!順便除除草。晚點弄點貝果來吃,媽媽昨天買了你最喜歡的那個牌子的起司醬,說等你回來就可以一起吃了。』曹圭賢突然起身抽了幾張床頭旁的面紙,一邊擦拭掉劉憲華眼角的眼淚一邊繼續說道『然後說給我聽吧!你是不是遇到了一個非常優秀的男生,讓你如此地喜歡,甚至心碎。』
 
曹圭賢沉默的十秒不只是漫長,後頭的這段話,更讓劉憲華相信這絕對是他所擁有過的時間裡,最獨一無二、最能夠深切地感受著每一個秒數裡所含有的關愛與深切情感。
 
--
 
試著想要在衝浪板上站立起來,劉憲華還是一個沒站穩而摔進了海裡。熟練地擺動雙臂,趕緊讓自己的腳踏穩在海底。
 
劉憲華能夠揮別小時候的陰霾不再怕水,完全是托曹圭賢的福。在跌進池塘裡的那年過年,回國後曹圭賢驚覺到劉憲華變得很怕水,雖然當時劉憲華還只是小學生,曹圭賢執意得讓他克服恐懼、並且學會游泳才行。
 
記得那陣子劉憲華變得很討厭哥哥───惡魔游泳教練。
 
 
 
「劉憲華,你還好吧?有嗆到嗎?」前天從周覓那聽來青蛙池塘事件的最終版本後,崔始源才想起自己有跳進池塘裡救過劉憲華這件事,卻同時也對害他曾經很怕水而感到些許心虛和愧疚。
 
崔始源忍不住上前來關心,對於崔始源突然靠上前來、自己就像是靠在他胸懷裡似地,過分的妄想和錯覺,又不禁令劉憲華一陣心慌和臉紅心跳。
 
 
餘光甚至瞄到崔始源的胸肌…
 
暗中努力地調解呼吸,劉憲華搶過崔始源撈去的衝浪板「你、你教得很爛誒!害我一直喝到水…」刻意地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劉憲華大聲嚷嚷道。
 
在崔始源家住了兩晚後,劉憲華就不敢和崔始源睡在同一個空間裡,劉憲華乾脆乖乖地回到飯店去住。
 
過去那份意識到自己是同性戀的不安和恐懼,雖然在曹圭賢討論過後決定還是先不要和雙親坦白,但在這些年曹圭賢的陪伴和開導下,劉憲華已經能夠釋懷,並且接受這樣性向的自己。
 
其實,根本就沒有什麼不同───────那份真心喜歡上某個人的心情。
 
想要跟誰討論卻沒有對象…哥哥說到市區去辦事,怎麼去那麼多天都沒有回來(其實如此抱怨的這天,也只是曹圭賢離開的第三天而已)!又拉不下臉主動打給他…
 
要是被他這麼依賴的哥哥拋下的話,劉憲華完全無法想像。所以他才會生那麼大的氣,任性地和曹圭賢大吵了一假。
 
說是吵架,只不過是曹圭賢單方面地承受他的忿怒而已。
 
 
 
「我教得很爛?誒、你以為我想教哦?」崔始源不悅地趁劉憲華失神時潑了水過去「叫周覓敎你啊!真是的。」
 
「咦?」聞言,劉憲華下意識地慌了「周、周覓他要顧店啊!不好意思吵他嘛!而且他說你游泳比較強…」深怕崔始源上岸去叫周覓來教他衝浪,劉憲華趕緊出聲制止。
 
果然,人一被稱讚就會得意忘形,更何況是被曾經討厭過自己的小鬼。
 
「這我不否認啦!好啦、你再過來試看看。」崔始源伸手一把就將劉憲華拉過身來。
 
這次被鎖牢在崔始源的雙臂和衝浪板之間,劉憲華覺得自己的心跳聲大到都要蓋過海浪的聲響了。
 
噢唔,到底該怎麼辦啦!
 
自己竟然對這從小就愛對他惡作劇的討厭鬼心動…一定單純只是因為臉跟身材,所以他才會這樣心神不寧!一定是!
 
--
 
「你哥說,他明後天就會回來了唷。」
 
崔始源正在外頭和準備離開海邊的遊客們閒聊著,有男有女,在劉憲華眼裡看得有點不是滋味。
 
而告知曹圭賢行程的,則是一一將衝浪店外的商品和擺設搬進店裡的周覓。見狀,劉憲華也趕緊上前幫忙,順便在經過崔始源身邊時,偷偷瞪了他幾眼。
 
「是哦。」太好了!劉憲華嘴上說得冷淡,但心裡其實非常開心,不過,也在煩惱著該如何和曹圭賢和好。
 
周覓這幾天其實早就發現劉憲華的目光總是追隨著崔始源,就連開口閉口都會不時地提到他,他並沒有點破,只是靜靜地看著。
 
「始源,過來幫忙啦!幫我把這個搬到二樓。」
 
 
 
雖然知道害劉憲華一廂情願的後果,或許會令他傷心(至少認識崔始源這麼久的周覓,清楚崔始源目前為止交過的情人當中,全部都是女性。),好幾次還是不自覺地會下意識地暗中幫他一把。
 
沒辦法,他總是會不小心將劉憲華和那個男孩的身影重疊在一起。────因為自己曾經傷害過那個男孩,所以這次他自以為是地以為只要幫劉憲華一些忙,可能就有辦法減輕自己那時犯錯的罪惡感。
 
劉憲華看著崔始源的眼神,和那時那個男孩望著他的目光裡所含的元素是相同、並且強烈的。
 
一種叫做喜歡的情感。
 
 
 
站在崔始源的機車旁,劉憲華等著崔始源發動機車,卻見已經坐在機車上的他突然拿出一頂安全帽。
 
這幾晚,等衝浪店關店後,雖然崔始源有問過劉憲華要讓他還是周覓載回去,但不知道為什麼,不用等劉憲華回答,周覓都會先行拒絕…他們兩個感情不是很好嗎?周覓幹嘛都不願意載他回去啊。
 
崔始源納悶但也不是很在意。
 
「吶、戴上。」崔始源手上那頂安全帽被他戴在劉憲華的頭頂上。
 
「咦?你不是說不用…」驚訝地將頭往上抬,安全帽一個滑落蓋住了劉憲華的雙眼。
 
 
見狀,崔始源忍不住笑出聲來,趕緊伸手替他調好「我是沒差啦!但畢竟你的命得保護好吧…」心想劉憲華搞不好連安全帽都不知道怎麼戴,崔始源順手替他扣上安全帽的安全鎖扣。
 
因為突然湊近的臉,劉憲華在崔始源不會察覺到不對勁的程度內稍稍地縮了一下身體,對於這他從來沒有過的親密舉動(在崔始源之前,上一次坐機車都已經忘了是什麼時候的事了,更何況是讓人幫忙戴上安全帽這種事),心臟又是一陣小鹿亂撞。
 
明明就是穿著背心、海灘褲、夾腳拖還曬得一身黑,機車會發出嘎啦嘎啦恐怖聲的傢伙,到底怎麼會對他心跳加快啊。
 
劉憲華即使如此不甘心地懊惱,但跨上機車後頭,吹著迎面而來的海風,而眼前則是他嘴裡那很俗的男人的寬闊背影…
 
感受到甜蜜的同時,無奈地發現了崔始源的身體又一個部位令他迷戀不已。
 
偷偷地將握在機車後座把手的手轉移到崔始源的衣擺上緊緊抓著,前方只傳來:哦你會怕轉彎的時候哦?那你抓好喔!───的,或許對方覺得是理所當然的貼心提醒,劉憲華的心裡還是忍不住一陣幸福。
 


真的沒有什麼不同,喜歡上一個人,那種患得患失、胡思亂想的甜蜜與不安。
 
劉憲華是最清楚不過的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