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y something

關於部落格
  • 22701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自創】南方半島的假期(5)_源亨


--

周覓非常後悔沒有勸阻劉憲華來參加這什麼熱炒聚餐的。
 
熱炒店離衝浪店不遠,騎機車不用五分鐘就可以到。開在濱海公路旁的一塊空地上,因為可以眺望海灘與海面,加上是十分道地且新鮮的熱炒海鮮料理,即使已經是老店了,生意一直以來都還是很好,至少是當地人喜歡一家人或是朋友們之間吃飯喝酒的最佳選擇。
 
這裡的老闆與員工,和崔始源、周覓兩人也算熟,畢竟他們兩人一個家裡是賣菜的、一個則是賣魚的。
 
因此,周覓更想不透,崔始源這傢伙要做壞事怎麼還選在這。不過,或許也要慶幸他頭腦簡單沒去想到這點,至少壞事能得到一些緩衝。
 
 
 
周覓還是覺得不該讓劉憲華來。
 
「Henry,別喝了,你已經醉了。」他和劉憲華之間檔著崔始源,周覓就算是個高個兒長得手長腳長,伸長手臂還是難以阻止劉憲華將酒往嘴裡送。
 
不,應該是說、劉憲華是被那他從高中就看得很不順眼的楊哲浩一直勸酒喝。
 
高中三年來即使分班過卻還是跟這傢伙同班(崔始源在高二後則被分到隔壁班),雖然每個學校裡都會有所謂的流氓學生,但說真的很多都只是為了耍帥、亦或是單純想要建立一下自己的勢力或是地盤、來耀武揚威地囂張一下而已。
 
楊哲浩則真的就是以欺負人、甚至無端地找人麻煩、打架為樂。
 
像他跟崔始源都和他打過…咳、咳,不瞞大家說,他跟崔始源高中也曾經是上述所說的前者。菜奇仔少爺跟魚仔王子聯手,當初不只是校草、還莫名地一堆學弟跟著…即使如此,他跟蔡奇仔少爺可說是完全沒有使用惡勢力的唷。
 
崔始源那白癡該不會真的想對劉憲華下手吧。
 
周覓無奈地撐著額頭,心情也逐漸變得煩躁,乾脆一口將杯裡的啤酒給飲盡。
 
身旁的崔始源倒是非常優秀地、始終裝作若無其事地一邊吃著飯、一邊喝酒,不時附和楊哲浩一群人談天的內容幾句話,對於劉憲華好奇地問著他們以前高中的事情也都會簡單回答,絲毫不見他有任何想要阻止事情朝不對勁的方向發展的動作。
 
再逞強嘛。────周覓可是跟他認識超過人生一半歲數的死黨,或許有人會覺得崔始源實在是死沒良心(要是崔伯母知道這件事,長城應該不夠她哭了),周覓還是能夠察覺到崔始源的不安和焦慮。
 
看他不停地菸酒交替就可以知道。
 
這桌除了他、崔始源和劉憲華外,其他都是楊哲浩的人,男男女女,大概有七、八個人。周覓還是希望崔始源的良知可以趕緊醒過來,他真的不是很想在這鬧事。
 
 
 
「你酒量很好嘛、Henry!」
 
看似笑得友善,楊哲浩又替Henry添了滿滿的一杯酒,劉憲華右手肘已經頂著桌子,手臂則是整隻貼伏在桌面上,不敵酒精的威力,頭完全埋在手臂內側裡。
 
這動作讓他的臉正好是看向崔始源的方向,兩人不免對上了眼。
 
「我不行了…」幾乎是酒後的亂語,劉憲華這時候的中文說得更是含糊不清,他緩緩地搖著頭,這句話似乎不是在對楊哲浩說,而是崔始源。
 
只見崔始源瞄了他一眼,不安又帶有不耐的眼神猶豫了一會兒,在楊哲浩又拉起劉憲華準備讓他喝下那杯啤酒時,崔始源突然伸出手將杯子奪了過去,一口氣全部飲盡。
 
這英雄救美的舉動,同時間引來周覓的暗笑和楊哲浩的不悅。
 
劉憲華的逞強似乎就到那句話為止,完全失去了意識,臉朝桌面直接趴了下去。
 
見狀,崔始源神情才明顯地變得難看,像是硬撐也就只能撐到這裡,卻也對眼前自己惹出的場面、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周覓倒是繃緊了神經,不自覺地鬆了鬆拳頭的筋骨。
 
 
 
「Henry小朋友?劉憲華?劉家少爺?」楊哲浩試著推了推劉憲華的身體好幾次,都沒有得到回應,只傳來說明著因為酒精而睡昏過去的平穩呼吸聲。
 
於是,楊哲浩笑得更開心。和另一頭的男性朋友使了使眼色,很快地其中一人就來到劉憲華身旁開始搜著他的身體。
 
可惡、又是老招式。
 
把人灌醉後再直接搜光對方皮夾裡的錢,事後被害者醒來、即使發現現金都消失不見,但證件、信用卡等沒有被偷走,加上因為清楚自己是和楊哲浩這群人吃飯喝酒,為了省去麻煩也就都不會去警局報案。
 
這招周覓不知道看楊哲浩對多少人用過。
 
錢平白無故消失是其次,要是劉憲華知道是崔始源讓這種事發生的,不知道會有多傷心。
 
太差勁了。
 
 
 
「崔始源,你就打算繼續這樣坐著嗎?」指名道姓有時候是一種親暱的表現,有時候卻也是快要接近決裂的惡劣情緒。周覓奪去他手上的啤酒罐,嚴肅地低聲斥喝道。
 
然而對方竟然面無表情,也不搶回周覓手上的啤酒罐,將面前新的啤酒打開,繼續喝著酒。
 
楊哲浩的男性友人翻出了劉憲華的皮夾,很快地就抽出裡頭所有的鈔票、將近有一萬塊的現金其實是曹圭賢怕劉憲華臨時要用到錢,前幾天要去市區辦事前、留在飯店房間裡給他的。
 
「哇!收穫不少嘛、原本只是想拿點車馬費而已。」楊哲浩將那些鈔票拿到手裡繼續說道「雖然信用卡也很想順便拿走…」
 
說到這句話時,崔始源轉頭瞪了他一眼。
 
「但要是讓你們跟他鬧翻了也說不過去。不過拿幾張鈔票花花而已,應該不為過吧。」楊哲浩拍了拍崔始源的肩「崔始源、謝啦!這桌也讓你請了,我們先走啦!」將皮夾扔到崔始源的面前,楊哲浩喚著其他人、一行人起身朝熱炒店的出口走去。
 
 
 
周覓終於壓不住氣,連話都不想和崔始源說了,快步地朝楊哲浩身後走去,伸出手臂正準備搭上對方的肩,崔始源的聲音倒是先傳來。
 
「錢…還回來。」不耐煩的語氣努力地在壓抑心中焦躁的情緒。
 
「蛤?」
 
聞言,楊哲浩刻意放大聲響地叫囂了一聲,周覓搔了搔頭,無奈地先是站到一旁去,心中不禁鬆了一口氣。
 
楊哲浩一行人當然不可能順從崔始源的意思,玩笑地叫鬧了一會兒後,又徒自地走到了熱炒店外頭的停車場,準備開車離去。
 
見崔始源已經起身朝楊哲浩的方向走去,周覓趕緊先和店裡的員工使了使眼色,麻煩他們做個掩護和突發狀況的預備,更交待他們看著劉憲華。
 
等到他走出店外,正巧看見楊哲浩的小弟們推開欲接近楊哲浩的崔始源,還處於魂不守舍狀態下的崔始源倒坐在地上。──────果然,自己惹出這種事,一定還在因為心虛跟罪惡感而手足無措。
 
不過,還是沉不住氣了吧。
 
也不等崔始源回神,周覓趕緊在那些小弟要對崔始源揮拳時上前抓住了其中一人的手腕「鬧劇到此為止囉!」一個紳士的微笑之後,輕鬆地便將小他一個頭的小弟的手臂給反折了過來。
 
那人吃痛的聲音傳來,楊哲浩這回更是被激怒,一行人便上前和崔始源、周覓扭打了起來。
 
 
 
「可惡!」楊哲浩一拳揮到他臉上,崔始源嘴角撕裂後滲出血來「王八蛋!」這句話在一旁也跟著揮舞拳頭的周覓耳裡聽來,總覺得崔始源是在對他自己說,不過拳頭倒是回敬在楊哲浩的肚子上就是了。
 
在這情況下,周覓還是忍不住搧風點火「你還欠Henry好幾拳吧!渾蛋!」大喊的同時,踹在對方身上的腳力也不經意地加重了不少。
 
兩方人一來一往,很快地楊哲浩一行人已經居於下風(當初的菜奇仔少爺和魚仔王子就是如此征服了學校的男女同學們),即使不情願,還是乖乖交出了劉憲華的錢。
 
不過,等到他們幾乎是落荒而逃地開車離開,崔始源和周覓簾汗都還來不及擦,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身後的熱炒店老闆已經一臉凶神惡煞地瞪著兩人…
 
手裡還拿著似乎是原本準備用來殺魚的菜刀!
 
 
 
「不用我一起陪你們回去嗎?」
 
周覓不放心地站在車門邊,他們都喝了酒,加上劉憲華喝得爛醉不醒人事,只好叫了台計程車、崔始源準備送劉憲華回飯店。
 
周覓則打算散步到衝浪店,一身酒味,加上應該沒多久和父母熟識的熱炒店老闆就會打電話到家裡打小報告,他決定晚上就在衝浪店過夜避避風頭。
 
崔始源嘛…可能想待在飯店都有些困難。想起前幾分鐘手機顯示的未接來電與不久後傳來的簡訊,直到目送嚷嚷沒關係的崔始源離去,周覓還是沒和他開口。
 
不只是如此,他也打算來打小報告了。
 
畢竟,他真的很生氣。
 
對於崔始源這鬼迷心竅惹出的事端。
 
 
--
 
 
在計程車上崔始源一直很怕劉憲華會不會突然醒過來,要是他一臉純真地問他說剛剛發生什麼事了嗎?亦或是過問他臉上打架後留下的傷痕,說真的,崔始源完全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為什麼會順著楊哲浩的意思答應今晚的事情,又為什麼扭扭捏捏地反悔,崔始源真的沒有一個答案。
 
望著倚靠在自己肩頭上的男孩,明明清楚會失去男孩對自己的信任和依靠,遲疑下,還是點頭答應了。
 
一定是因為鬼月要到的關係。
 
撫著額,崔始源嘆了上車後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的嘆息。
 
 
 
身後背著劉憲華,前陣子的相處,崔始源早就有發現劉憲華長高很多、甚至比一些大學男生的平均身高要來得高大…好險自己還是比他高,不然是要怎麼背著他進飯店、搭電梯。
 
從周覓那得知劉憲華的房號,竟然是在長廊的盡頭,崔始源剛踏出電梯時還錯愕、傻眼了好幾秒。調了調背後快要滑落下去的男孩的位置,崔始源喘了幾口氣後繼續踏出腳步。
 
是說,劉憲華那親愛的哥哥好像還比劉憲華矮誒…
 
也不想想自己做了什麼該死的事,冷靜下來後的崔始源,開始有閒工夫在腦裡胡思亂想。
 
終於走到了房門前,崔始源準備空出隻手拿起口袋裡的房門磁卡,房門卻自動地從裡頭被推了開來。
 
映入他眼簾的,則是他十幾秒前心裡想的那位矮哥哥。
 
 
 
沉默在兩人之間大概維持了五秒,期間崔始源的眼神完全不知道該往哪裡擺才好…周覓沒有跟他說曹圭賢已經回來了啊!
 
還在想該如何解釋才好,曹圭賢倒是先開口了。
 
「先把他背進來吧。」
 
沒有以為會有的憤怒神情(剛剛在熱炒店周覓的臭臉,崔始源看了其實都快嚇死了,還是逞強地裝作若無其事),曹圭賢反倒是無奈又帶有些不好意思(一種覺得自己弟弟給人家添麻煩的苦笑),要他背劉憲華到床上去。
 
房間裡因為空調而舒爽許多,雙人房裡有著兩張單人床,因為都鋪整得整齊,崔始源還回頭望了曹圭賢一眼,待他指了靠近落地窗那方的床後,才小心翼翼地將劉憲華放躺在床上。
 
「不好意思,還麻煩你帶他回來。」
 
曹圭賢走到床邊替劉憲華蓋上飯店提供的薄毯,拿起一旁怎麼看都是事先準備好的冰毛巾替他擦拭臉上的汗。
 
面對這狀況有些不知道怎麼應對,崔始源趕緊移開腳步與兩人拉開了點距離「不、不會啦…是我…那個…」心虛地無法繼續說下去。
 
原先背對著他、坐在床沿的曹圭賢站起身,冰毛巾被放到床頭旁的水盆裡,只見他來到崔始源身前,一個微笑就跟他小時候的印象裡、曹圭賢和劉憲華喜歡在古厝那的三合院裡玩耍的神情一樣。
 
不過,等到他的衣領被對方扯緊、那笑容也瞬間消失。
 
『你到底做了什麼好事!』
 
曹圭賢突如其來的英文令崔始源完全招架不住,雙手擺在胸前想要解釋卻深怕眼前的A.B.C在這種時候該不會只通得了英文吧。
 
那他該講什麼?
 
曹圭賢的反應、看來周覓已經和他打小報告過了。
 
 
 
察覺到自己此刻的舉動,曹圭賢很快地就鬆開雙手,一手插在腰上,懊惱得開口道歉「對不起,我太激動了…那個、可以請你先回去嗎?」另一手指向門邊,要是崔始源再不走,曹圭賢很怕明天早上就得親自去跟崔伯母家謝罪道歉。
 
「那、劉憲華他…他醒來後、可以麻煩他打個電話給我嗎?」
 
明知道只要他們什麼都不說,醉得不醒人事的劉憲華就什麼都不會知道,崔始源還是感到一陣不安。
 
曹圭賢點點頭,在崔始源離開房間前還又對他說了次Sorry,一時間崔始源只覺得自己變得好渺小。
 
真是爛透了。
 
 
 
房門闔上後,曹圭賢嘆了口大氣。
 
重新來到床邊,想要再替劉憲華擦拭臉上的汗水,降降因為酒氣而上升的體溫,卻發現他已經臉部朝下地翻了個身,肩膀微微地顫抖著。
 
『…你醒來了?』這下曹圭賢的臉色更難看了,在床沿坐下,輕拍著劉憲華的背。
 
『嗯。』那是帶有點哭腔的回應。
 
『什麼時候醒的?』
 
『沒有醉死,有人在搜我的皮夾的時候,馬上就醒了。』
 
 
 





(待續)




 夏:崔始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