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y something

關於部落格
  • 22701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自創】南方半島的假期(6)_源亨



- -

 
曹圭賢沒有什麼太驚訝或是陷入擔憂的反應,只是無奈地暗聲嘆氣,神情裡也沒有針對崔始源的怒氣,反倒是一種無奈、同時也有寵溺劉憲華的微笑。原先輕拍在劉憲華背上的手,伸到他後腦杓上故意搓揉了數下。
 
「哥…」抱怨的呢喃聲從蓋住頭的棉被裡傳來,埋怨的尾音聽來像是在撒嬌。。
 
『你喜歡他對不對?』
 
毫無掩飾的話語,如同他原本的個性,曹圭賢總是如此一針見血。劉憲華還是不免驚訝地、連藏都忘了藏,將臉露了出來睜大眼看向自己的兄長。
 
雖然不是第一次看劉憲華哭,但眼睛紅紅的模樣還是不免令他有些心疼。
 
『我還以為你喜歡的是周覓咧。』笑著故意糗劉憲華,曹圭賢身體移下床,跪坐在床邊和驚覺自己被洞察出心意而感到不甘心又沮喪的劉憲華四目相對『看那時候他在海裡教你衝浪,你們玩得這麼開心,理都不理我…』像是想要述說自己當時因為劉憲華開始的冷戰而受到的委屈,曹圭賢伸出食指戳了戳劉憲華的臉頰。
 
『什麼啊…』這幾天期盼已久的兄長諮詢就在眼前,卻是在這樣糟透的情況下,不過同時也自然而然地將兩人之間的冰冷氣氛升溫溶解。
 
劉憲華努著嘴,終於忍不住地開口問道『你怎麼看出來的?明明這幾天你都不在啊。』挪了挪身體到床沿邊,看得出來他早就迫不及待地想和哥哥分享。
 
雖然心真的也碎了。
 
曹圭賢歪頭作勢深思,一手的手肘頂靠在床面上支撐著頭『以身為你親哥哥的直覺。』
 
『…又是直覺。』劉憲華不滿地嘟起嘴。
 
 

 
曹圭賢當然還是有直覺以外的線索。
 
以周覓這幾天和他連絡的內容來看,劉憲華和周覓的相處其實就是普通的朋友模式,加上以劉憲華過去的戀愛經驗為參考資料的話,這小鬼在喜歡的人面前的表現總會和真正的自己有些落差。
 
少男心會作祟。
 
和周覓之間,並沒有那種被他笑說裝模作樣的落差。
 
不能確定周覓是不是知道些什麼,在每次報平安的通話裡,曹圭賢總覺得他默默地有在暗示或是強調崔始源的事情…不過,這單單是曹圭賢靠自己的直覺去猜想的。
 
畢竟讓外人知曉劉憲華的性向,可不是什麼能夠一笑置之的小事。
 
不過也多虧前不久周覓打來的自首與打小報告的電話,他才能知道今天晚上發生了些什麼事情。
 
 
 


重新將目光移回到劉憲華的身上,果然還是一臉受傷的神情。
 
那就趕緊把原先預定的驚喜告訴他好了。
 
『這樣真是可惜。』
 
『可惜?』原先還在發呆(不停地回想著今晚在熱炒店裡發生的事情)的劉憲華,被語氣顯得有些刻意的曹圭賢拉回了注意力。
 
裝作不在意,曹圭賢將背倚靠在床頭櫃上,乾脆坐在床下的地毯上『我決定不留在這了啊,所以,也就沒辦法幫你好好監督他。』
 
『喔。』劉憲華一時間還消化不了曹圭賢口中的意思,隨口應了聲,等到幾秒過去,才激動地坐起身,音量瞬間提高『你不留在這裡了?!』
 
『嗯,我拒絕分公司的聘請了。』曹圭賢笑得輕鬆『我會跟你回去…。對不起,沒有事先跟你說這件事,來到這裡才提的確有點奸詐。』轉頭看向坐在床上的劉憲華,曹圭賢的表情十分釋然。
 
『……』這下,的確是成功地轉移了些因為崔始源而有的難受,然而,劉憲華在聽到曹圭賢真的照他的意思,而拒絕了調職的機會,心情複雜了起來。
 
任性下的一種罪惡感。
 
 
 

兩兄弟會吵架,其實就是當兩人回國後的當天,在前往這個鄉鎮的途中,曹圭賢盡量說得平淡,提到他現在正在多倫多上班的公司,位於這個國家的分公司看準他的語言能力,希望他能夠趁這次回國,看看分公司的環境,滿意的話,就留下來在此工作。
 
因為事先完全沒有和劉憲華提起,直到踏上這塊土地上才說,確實讓劉憲華受到很大的打擊,甚至有種要被拋棄了、亦或是被背叛的無助感。
 
太奸詐了!你真的太奸詐了!根本是大騙子!
 
一氣之下其他什麼更難聽的話也都說了,曹圭賢更被對他發如此大脾氣的劉憲華給嚇得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應付才好。在還沒搞清楚劉憲華氣得是他沒有事先把話說清楚,還是根本就是不希望他待在這裡而讓他一個人回去多倫多,劉憲華直接就扔下了冷戰的開端。
 
說真的那天清晨,劉憲華奪門而出時,曹圭賢有默默地在內心大喊這小鬼現在是在跟他哪一齣啊────────!
 
劉憲華還說不會再相信他這個騙子了…
 
身為兄長,曹圭賢不免還是心理受創地在房間久久無法振作。
 
即使苦惱、甚至覺得有些委屈,曹圭賢還是不敢打電話和媽媽提起,因為一定會被罵個臭頭的啊。在他們出發前,媽媽告訴過他要先和劉憲華說這件事,就算曹圭賢自己都還沒決定好,當作聊天、或是商討尋求意見也好,絕對不可以讓劉憲華想太多,以為這趟旅行只是為了讓曹圭賢直接久居於此而有的。
 
雖然只是前後順序的問題,對那麼依賴他的劉憲華來說卻很重要。
 
和阿姨通過電話後,知道劉憲華是借住在他們小時候的鄰居(玩伴)、崔始源家裡,因為前兩年回來都有和崔伯母打過招呼,所以曹圭賢算是比較放心了。
 
那次去海邊,見到劉憲華和周覓在海上玩得開心,雖然有些忌妒,但也只想趕緊解決當下的問題。
 
去市區待了幾天,就是到分公司看看,事先在經理的邀請下,也留在那一同討論、聊了一下分公司未來的走向和營運。
 
但曹圭賢最終還是拒絕了對方的聘請。
 
 



 
『…對不起。我只是…我不是故意的…』像是做錯事的小娃兒一樣地垂頭喪氣著,劉憲華哭喪著臉。
 
他想起崔始源前幾天和他說的話。
 
劉憲華你也太任性了吧!那不是你哥升遷的機會嗎?而且你哥又還沒決定到底要不要留在這裡。難怪你哥那時候去市場,我想說他的氣場怎麼跟以前差這麼多…他打擊一定很大,被心愛的弟弟說那些話。
 
你那恰查埔的阿兄一定是想跟你炫耀一下吧?如果是我、我一定馬上跟我妹說,這多得意啊…你這齣真的太誇張了以為在演鄉土劇嗎?
 
當下聽完崔始源批哩啪拉的教訓後,劉憲華的確是心虛地惱羞成怒,一氣之下,舉起腳把崔始源停在一旁的機車給踹倒,接著頭也不回地趕緊逃回到飯店裡去了。
 
『不准說對不起!我既然都決定了,所以不要再說些有的沒有的。』
 
曹圭賢知道劉憲華這弟弟,任性歸任性,卻也很容易自責跟內疚。周覓說,劉憲華的冷戰會持續那麼久,一定也是對自己竟然和哥哥說了那樣重的話而感到不知所措吧,所以不知道該怎麼再面對曹圭賢才好。
 
他被根本也還沒有面對面照過面的周覓在電話裡給嘮叨了一頓。
 
曹圭賢抬頭看向正皺著眉自責的劉憲華,雙眼一瞇「不過帳還是要算!」突然伸手抓過自己床面上的枕頭,往劉憲華的臉上一扔「你這笨蛋!竟然罵我渾蛋還摔門跑出去…」
 
被枕頭直襲臉部正面,劉憲華倒下的同時,還因為臉部的一陣痛麻而反應不過來,接著感覺到有人爬上床,想要起身曹圭賢的雙腳跨坐在他身體兩側壓在他身上『說對不起!』
 
好不容易恢復意識,劉憲華拿起臉上的枕頭二話不說砸向就坐在自己身體上方的曹圭賢『我剛剛不是說對不起了嗎?很痛誒!』或許是本能反應,劉憲華順勢地抬起腳踢開曹圭賢。
 
『你這小鬼還踢我!』身體倒向一旁還差點摔到床底下,曹圭賢手胡亂抓著被單趕緊恢復平衡。只見劉憲華挺身跳到他的床上去,拿起那頭的枕頭又朝他砸了過來「喂喂喂!你有完沒完啊!」驚覺弟弟又要開始發瘋了,曹圭賢在床上翻了一圈躲避枕頭的攻擊。
 
「是你先開始的!」根本不像喝醉酒的人,劉憲華這短短幾個小時情緒起伏太大,整個人有點不受控制,甚至已經滿頭是汗。
 
這次換劉憲華在曹圭賢的床上突然來個準備起跑的姿勢,見狀,曹圭賢知道這傢伙一定是要從那裡直接跳過來撞他,趕緊逃下床去撿剛剛閃過掉落在地板上的枕頭『好啊!就看今天是誰死!』不自覺地被激起了勝負欲,曹圭賢將枕頭狠狠地丟向劉憲華。
 
兩兄弟一來一往,枕頭拋飛在中英文交雜的房間,叫吼吃痛聲也充斥在這小小的空間裡,至少誰勝誰輸…
 
















『Henry Lau你太奸詐了怎麼可以裝哭──────!』
 
 
--
 
 
崔始源吹著自己手臂與小腿上火辣辣的傷痕,全都是不久前被阿母用雞毛撢子給揮打出來的。他從一樓跑到三樓又從三樓跑到一樓,根本沒想到阿母的體力這麼好,竟然有辦法窮追不捨。
 
哇歹命啊唔哩這款郝生─────!
 
哭吼的同時,手上的力氣倒是完全沒有減弱。
 
阿爸跟阿妹仔也只是在一旁看戲,甚至幫阿母看好家裡所有的出入口,不讓他有機會逃跑。
 
今天還是先不要洗澡好了。
 
和楊哲浩一行人打架時弄出來的傷其實根本不算什麼,阿母這可怕的雞毛撢子神功,他很清楚要是去洗澡,傷口一定會痛得要他的命。
 
 
 
你暫時被停職了崔始源。周覓打來的電話裡只說了這句。
 
阿母也下令說從明天開始要他回去市場幫忙,哪都不能去。而且還要登門去跟放槍嫂道歉…阿母嚷嚷她這樣下次跟放槍嫂打牌哪敢再胡她啊!
 
其實熱炒店老闆只知道他們帶著劉憲華去和楊哲浩那群歹囝仔吃飯喝酒,灌醉了劉憲華,並不知道原先要偷錢的事情。
 
要是這件事也曝光了,他可能會被趕出鎮裡吧。
 
 
 
「吶!藥膏!」原本阿母還不讓他來睡妹妹的房間,是等阿母去睡了,妹妹才去叫崔始源來房間睡的。
 
「…嗯,謝謝。」默默地接過妹妹的愛心藥膏,崔始源小心翼翼地塗抹著身上的傷痕「嘶、痛痛痛!」因為藥膏的療效而引起的刺痛感,讓崔始源臉部都扭曲在一起了。妹妹只是坐在床上靜靜地看著他,欲言又止的模樣讓氣氛變得有些詭異,崔始源不想察覺都難「幹嘛啦!有這樣喪心病狂的哥哥很失望哦?」
 
幾乎是自暴自棄,崔始源確定每個長型的傷痕都塗上藥膏後,拿起床上其中一個枕頭丟到地板上躺下。
 
「哥每次都這樣。」
 
「什麼啦我每次都喪心病狂哦?」
 
「哥只要碰到你覺得很阿雜(註)的人,就會故意欺負對方。」
 
「……蛤咪阿雜啦!聽謀哩系咧共蛤。」
 
「因為覺得在意對方很麻煩,所以乾脆讓對方討厭自己,兩個人就可以都躲得遠遠的。」妹妹將頭探出床沿「周覓說的。他說你們小時候,原本兩人好好的,你卻突然開始欺負他,阿母也因為他的事打過你好幾次。不過他說他也不是好惹的,你跟他幼稚地自相殘殺好一陣子後,莫名奇妙就變麻吉了。」
 
不知道是不是說中了什麼,崔始源只是抬頭瞪了眼妹妹,故意轉移話題冷淡地說道「妳怎麼會和周覓聊這些…幹嘛啊~妳喜歡他哦?」
 
這原本只是玩笑的調侃,得到的竟是沉默的回應。
 
就算各方面的情感理解度十分遲鈍,但可能天底下擁有某些特質的哥哥在這時候卻都會異常敏感。
 
崔始源瞪大眼緊張地看向已經躺回到床上的妹妹…
 
別開玩笑了───!在他不在這的兩年裡,該不會發生了什麼事了吧!
 
 
 
「總之,哥,你這次真的做過頭了。Henry一定很受傷。」
 
妹妹睡前最後的話語,才是完全打中了他不安煩躁的內心。








(待續)



  夏:兄弟檔超搶戲(大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