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y something

關於部落格
  • 22701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自創】南方半島的假期(7)_源亨


--

周覓雙手插在腰上,無奈望著坐在店門口的兩個身影。
 
今天因為爸爸有事得開車出遠門去親戚家拜訪,周覓清晨就醒來先去一趟魚市,接著再到市場去幫媽媽的忙,順道偷看崔始源的狀況如何。所以等到他來到店裡,已經是他先回家一趟吃完中餐,正午過後的時間了。
 
這兩兄弟真不知道在這等多久了。
 
曹圭賢和劉憲華坐在他店外頭的長木椅上,劉憲華戴著耳機一邊聽歌,一邊喝著回來這後每天一杯的珍珠奶茶。曹圭賢手上也一杯、另一手則翻閱著雜誌。
 
「不會先打個電話給我?」走過他們身前,周覓趕緊打開店門的鎖。
 
大熱天的,這對兄弟放著有冷氣吹的飯店在這等他回來。
 


 
 
「周覓!等你很久了誒!」劉憲華率先衝進店裡,順手就開啟店裡的空調,完全就是當自己家地自在隨意。
 
曹圭賢跟在周覓後頭踏進店裡「我們才剛到不久而已。」坐上櫃檯旁的高木椅,曹圭賢放下手上的雜誌。
 
從那晚發生事情之後,這兩天三這對兄弟不知怎地都往他這裡跑,他是不會感到困擾啦,對於劉憲華並沒有主動提起那件事,以及對待他的態度和過去一樣,周覓感到非常欣慰與慶幸。
 
當然,沒有提起那件事,也說明白著劉憲華從頭到尾都沒說起崔始源。
 
看來他是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了。
 
周覓搬起店裡的衝浪板與商品到外頭擺設,見狀,劉憲華如同前幾日、也幫著他的忙,甚至主動地掃起店裡店外的地來。
 
「我可不會發給你薪水唷。」即使他都這麼說了,劉憲華還是做活做得開心。
 
 
 


曹圭賢倒是完全由他去。
 
知道周覓在疑惑什麼,等到他進到櫃檯處理熟客的資料,曹圭賢趁劉憲華在外頭打掃時,決定還是和周覓解釋一下,不然三天兩頭地來打擾他,他還是會不太好意思。
 
「是Henry說要來的。」
 
「嗯?」
 
「他說他想來這裡,想看海、想玩水,也很…」
 
聽到這周覓搶先曹圭賢接下了他的話「也很────想我?」
 
這次換曹圭賢一陣錯愕,眼神些微的慌亂,最後還是忍不住嘆了口氣,整個人癱趴在櫃檯的檯面上「你真的很自戀誒。」
 
或許他們彼此都很清楚,劉憲華很想的人是誰,只是都不知道是不是該由自己先說起亦或是承認這件事。
 
「都相處三天了,應該很難不知道這件事實吧。」周覓笑說「你也滿像小孩子的啊,以我這三天的觀察。」
 
聞言,曹圭賢順手抓起一旁的雜誌往周覓的臉上丟去『閉上你的嘴。』
 
好險即時接住雜誌,不然他這海王子外加衝浪天王的臉可就要掛彩了「脾氣也不是很好。不過…」周覓的目光這次來到在外頭又和遊客帶出來的狗玩在一起的劉憲華「你真的很疼Henry。」
 
話中似乎有話,曹圭賢突然覺得兩人這樣默默地試探對方實在是有點累人。
 
曹圭賢又是一陣嘆息「崔始源知道…Henry其實那時候在裝睡嗎?」
 
「嗯…你希望崔始源知道還是不知道?喔不對,是Henry希望崔始源是知情的、還是不知情的。」
 
周覓這問題真是問倒了曹圭賢,讓他一時間陷入毫無防備的思考。
 
「不過,不再碰面了或許是好事。」
 
曹圭賢像是自言自語的語氣,更吸引了周覓的注意「什麼意思?」
 
「我們這次雖然待得會比前兩年還久,你也知道嘛、我阿姨最近身體不是很好。不過,最後也是要回多倫多的啊。再幾個禮拜,放完假,Henry的夏天也要結束了。」懶洋洋地望著窗外,曹圭賢繼續呢喃道「一直見面,會捨不得吧。」
 
兩人大概都沉默了三秒,曹圭賢才驚覺自己好像不小心透露出了什麼,一時間不管是神情還是舉止都顯得有些慌張和手足無措,想要解釋卻更怕欲蓋彌彰。
 
「這樣說很不公平唷,我也會捨不得啊,怎麼就天天來我這報到。」周覓並沒有點破,語帶抱怨卻也是滿臉笑意地回道「不過,崔始源現在成了市場裡每個婆婆媽媽見到就碎碎念的大壞蛋唷。我想,他還是有在反省吧。」
 
到底該不該讓Henry再和崔始源見面,曹圭賢其實很清楚,決定權在Henry自己的手上。
 
他就算想勸,也勸不了吧。
 
都這樣陪他天天往這個有自戀狂在的衝浪店跑了。
 
 
 



『哥!我肚子好餓哦、我要去買前面那裏的炒麵吃。你要吃嗎?』不知道是打掃完還是跟狗玩完的劉憲華,跑回店裡後,情緒顯得高亢,聲音也就跟著大聲了起來。
 
這傢伙是在逞強嗎?同時間,曹圭賢和周覓都不禁在心裡如此暗想。
 
「嗯好啊,身上有錢齁?」
 
「有啦!」
 
聽著兩兄弟中英文交雜的對方,就算聽了三天,周覓還是覺得有趣。
 
崔始源啊…想起他在崔家攤販裡無精打采顧店的身影,周覓開始想,是不是該主動打給他,讓他回來上班了。
 
 
 
 
今天始源還是沒有來店裡。
 
跳著輕快的小腳步爬上呈斜坡模式往高處延伸的木板走道,劉憲華的神情卻顯失落。
 
雖然見到崔始源後要講些什麼,要有什麼反應,是不是要承認其實那天他很多時候都是清醒的…劉憲華完全沒有頭緒。
 
搞不好,對方根本不當一回事。
 
那種糟糕的事情,也只有對自己討厭的人才會做的吧。
 
─────────崔始源討厭他。
 
如此這般的負面思緒,這幾天始終迴盪在劉憲華的腦海裡。
 
就在劉憲華準備踏上最後一個階梯,站上柏油路旁的行人步道時,他聽見上頭傳來個女人的叫喚聲。
 
「好久不見誒!崔始源!」
 
劉憲華忍不住探出頭,看見崔始源騎著那台會發出嘎啦嘎啦聲的機車,機車旁則是站著一名看起來和崔始源同年齡的女生。
 
全身僵直得無法動彈,然而並沒有辦法讓聽覺也跟著失去接收能力。
 
 
 



「你很賤誒、幹嘛打給我媽啦!」顧店顧得好好的,突然被阿母叫出來當司機,崔始源不耐煩地瞪著眼前的國中同學。這裡離周覓的店很近!要是碰到…。心情不自覺地又煩躁起來,崔始源語氣變得更難聽「快點啦!熱死了還穿什麼外套!」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曬黑會崩潰誒!我早上去找周覓他不在、只好一個人去熱炒伯那吃中飯…」女人跨上機車後,說聲好示意崔始源可以出發了。
 
「周覓不在?」然而崔始源卻好奇地扭頭詢問。
 
「對啊…一個多小時前吧,我覺得我在那裡等他會曬死,而且一早就坐車下來,肚子很餓就去找熱炒伯討飯吃了。」見崔始源還不趕快催油門,女人打著他的背要他快騎去陰暗處。
 
「…又是周覓。幹嘛啊,妳現在還是喜歡他哦?」
 
今天抓路過攤子前的牛小排來問話,崔始源才知道自己苦苦等了三天都沒有和他聯絡的劉憲華,這幾天都往周覓的店裡跑,還有那差點就要出拳揍他的曹圭賢。
 
瞬間他竟然有全世界都拋棄他的沮喪感。
 
 
 
「他小時候是正太啊超可愛的誰不喜歡啊!可是現在,嗯…我不喜歡台客。」不否認小時候的戀愛心情,女人左顧右盼了會兒「喂!你沒有安全帽哦?」
 
「……」崔始源腦海裡浮現出車廂裡那頂先前為了劉憲華準備的安全帽「沒有啦!在這種地方要什麼安全帽?你去文明國工作後,腦袋也變文明了喔?」不想再聽女孩碎念,崔始源終於將車駛向大馬路「周覓喜歡身材好的啦,你這種我都一點都不想故意煞車了。」
 
「崔始源!你很賤誒!」被說到痛處,女人忍不住又揍了他背上幾拳「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熱炒店做了什麼壞事!人家放槍嫂的姪子超可愛的,你跟那個楊哲浩…」
 
沒想到國中同學會突然提起劉憲華的事,崔始源猛催油門加快了車速,讓女人批哩啪拉的教訓聲都隨海風拋在耳後。
 
……嘖,劉憲華也算是小正太吧。
 
不知怎地,他突然覺得怎麼樣都不行讓後頭這女人和劉憲華見到面。
 
 
 
 






劉憲華其實沒有聽得很清楚崔始源在和對方聊了些什麼,他只是呆呆地望著兩人鬥嘴打鬧之後,接著又目送那台發出了嘎啦嘎啦聲的機車離開。
 
這時候他才想起一件事。
 
『Henry?怎麼了?你皮夾忘了拿,身上真的有錢嗎?』不久前發現劉憲華的皮夾放在自己的背包裡,曹圭賢追了上來卻見他在木板走道頂頭發呆。
 
『我忘記了…』
 
『嗯?』
 
『雷達又沒有壞,明明就知道他不是…幹嘛還喜歡他。』
 
『Henry?』曹圭賢察覺到不對勁,直接走上柏油路旁的人行道上,卻沒有見到任何人的蹤影。
 
『我要回去飯店。』
 
劉憲華只丟下這句話,就朝停車場的方向快步走去。
 
對於突然的轉變,曹圭賢措手不及,好險包包就背在身上,車鑰匙也就沒有落在周覓的店裡。
 
『嘿!等我一下啦不要走那麼快!』
 
這孩子每次談起戀愛都怎麼這麼情緒化────────────!
 
 
--
 
 
店已經打烊,不過周覓決定今晚不回家睡了,喝完塑膠袋裡的啤酒,應該也沒辦法騎車回去吧。
 
手裡拿著的是下午收到的信,信的內容寫得密密麻麻,裡頭還附了張照片。──────短短兩年,男孩長大了不少,整個人的氣息也成熟了許多。


 
真的對不起,那時候給你添麻煩了。
可是也很謝謝,你後來在病床旁竟然為了我哭…
(嘿嘿嘿,我那時候在裝睡啦。)
 
就算知道你真的不喜歡我,我還是因此感到開心跟得意。
真的很謝謝。




 
 
 
男孩在信裡作為結尾的話語令周覓哭笑不得,那時候他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竟然都被男孩看在眼裡。小朋友們怎麼都這麼愛裝睡啊…
 
喝完了第四罐啤酒,周覓放下不知道已經看了幾回的信,又開了新的一罐。
 
 
 
這時,曹圭賢竟然在這時間出現在店裡。
 
「幹嘛一個人喝悶酒。」走近櫃檯,曹圭賢二話不說也拿了罐啤酒。
 
周覓技巧地下收起了信件和照片,笑道「你怎麼知道我還在這?」
 
「開車出來兜風散散心,看你店還亮著。」曹圭賢一口氣就灌了不少啤酒到肚子裡。
 
「是Henry發生什麼事了嗎?」
 
這次,曹圭賢沉默地凝視周覓許久,最後放棄地、也有點藉酒壯膽地開口說道「我是沒有所謂的雷達啦…也不知道你是還不是,可是,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啊?」煩躁地搔了搔頭,曹圭賢沒有發現自己語帶期待。
 
 
 
曹圭賢總覺得這種心情不能讓劉憲華知道…
 
他覺得壓力很大。
 
身為家族裡唯一一個知道劉憲華性向的人,曹圭賢覺得壓力好大。就因為他們和父母親的感情很好,所以這種善意的隱瞞,長期下來,好像默默地累積成一種無形的壓力。
 
不管是弟弟還是父母,都是他最呵護的對象。更因為如此,每次弟弟談戀愛時,他都暗地裡戰戰兢兢的。誰叫那傢伙都會不自覺地散發戀愛氣息…
 
當然,他也清楚劉憲華自己要承受的壓力會有多大,他永遠都忘不了那天早上,劉憲華從營隊逃回家裡後,全身顫抖、淚流滿面的模樣。
 
他只是希望多一個人,自己的身邊可以多一個人,一起分享這個其實充斥著許多美好的秘密。
 
 
 
 
「我以前被一個高中生喜歡過。」
 
「咦?」
 
「一個男孩子。」
 
周覓突然的衝擊告白令還陷入在自己情緒裡的曹圭賢無法馬上消化。
 





「兩年前的夏天,我被一個高中男生追求過。所以,即使我不是…可是,如果我沒猜想錯的話,Henry看著崔始源的眼神,就和那個男孩望著我的眼神是一樣的。」說到這,周覓大口喝了幾口啤酒「我比崔始源差勁…那個男孩子,差點就死在海裡了。」
 
 






(待續)






 夏:起初寫的時候那個男孩並沒有設定是誰,
   但想想,你要想成是金鐘炫也ok啦~(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