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y something

關於部落格
  • 22701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自創】南方半島的假期(8)_源亨


--

曹圭賢無法回話,他眼神有些遲疑,只能低下頭將啤酒飲盡,接著又開了第二罐。數數桌上的啤酒罐,周覓手上那罐喝完就已經是五罐啤酒了誒,曹圭賢心想,他是打算喝醉的吧。
 
「…繼續說啊。」見周覓竟然沒有打算繼續說下去,或許是喝了酒,曹圭賢也不管禮貌與否催促道。
 
周覓笑出聲來。
 
「他跟我告白,他也感覺得出來我不喜歡男生,但還是跟我告白了。」第五罐啤酒很快地就被他解決,邁向第六罐「比起拒絕,我根本就是直接否定他那個最單純的心意…嗯,跟情感吧。」不太習慣說矯情的話,周覓努力尋找著詞彙。
 
「你討厭他了?那個時候。」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劉憲華的關係,曹圭賢或多或少能夠設想那個男孩的心情,和周覓當下受到的衝擊。
 
搖搖頭,周覓的語氣聽來已經有些胡言亂語「不不不,更狠。不只是用厭惡的言行舉止去拒絕他,甚至還利用始源他妹讓他誤會…」周覓臉上的笑容像是在嘲弄自己「大家都以為他是溺水,但我知道,他是打算自殺…救起他的時候,我才、才意識到自己到底做了什麼。」說到這,周覓臉上的笑容消失了,悲傷的神情讓人覺得他的眼淚在下一秒就要落下似地。
 
像是要為了讓自己打起精神,又可能是要掩飾淚水,周覓伸了個懶腰,努力將淚水忍在眼眶裡,拿起裝有啤酒的塑膠袋,似乎打算到外頭喝並且透透氣。
 
沉默一會兒後,曹圭賢在他踏出店裡前疑惑地呢喃道「為了這而自殺…」曹圭賢不是不能夠理解那個男孩的心情,但是,因此而打算結束生命…他不是很能夠認同。
 
周覓沒有對於他這般和許多人會有的相同想法而動怒,只是雲淡風輕地回道「如果是Henry呢?如果這樣的事發生在Henry身上,你能說出這樣的話嗎?」語畢,周覓轉身走出店裡,在外頭的木板上坐下。
 
曹圭賢再次無言以對。
 
他會很生氣吧,生氣劉憲華怎麼可以因為一個喜歡的人而拋棄愛他的自己和父母。可是,同時間,他一定會非常恨那個傷害劉憲華的人,並不是因為他將劉憲華從他們的身邊奪走,而是他怎麼可以傷害喜歡他的劉憲華呢?
 
覺得自己前不久的想法十分差勁,曹圭賢像是做錯事的小孩子,默默地來到周覓身旁坐下,舉起手上的啤酒主動地和周覓手上的啤酒罐相碰了一下。
 
「替他還能活著繼續去喜歡比你這渾蛋還要優秀的人而乾杯。」
 
這句話惹來周覓釋懷的笑聲,腦海裡也不禁浮現信件裡附有的照片,那個男孩身邊,的確是站著一位看起來比他還要優秀的男生。
 
「乾杯。」
 
喝了口啤酒後,曹圭賢繼續說道「不過,謝謝你。你對Henry真的很好。」
 
「不客氣!」周覓伸長手臂重重地拍搭上曹圭賢的肩,那力道讓曹圭賢更加確定周覓醉了「就看崔始源了啊!他是沒有什麼心機,但有時候這樣,更怕會太直接而傷害到Henry。」
 
「沒關係。」
 
「嗯?什麼沒關係。」看著彎身在塑膠袋裡拿出啤酒的曹圭賢。
 
「我對Henry有信心。不管結果是好是壞,我都對他有信心。」因為喝著啤酒擋住了他嘴巴四周的臉,但還是看得出來曹圭賢笑得得意「拜託,他有我這個哥哥在誒。」
 
壓力啊,或許,真的只是他自己想太多了。
 
曹圭賢大口大口地喝著冰涼的啤酒,然後舒爽地大哈了口氣。
 
真是太舒服了,夜晚的海風。
 

--
 
呃…這是什麼狀況?
 
清晨替阿爸去阿榮伯那裡載菜,遠遠看總覺得衝浪店裡的燈火好像是亮著的。等到他去完一趟市場回來,乾脆停車下來一看,卻是看到周覓和曹圭賢兩人在店外頭的木板騎樓上睡得東倒西歪,啤酒罐還散落一地。
 
「哥!」
 
崔始源正準備認栽倒霉抬著兩個酒味濃厚的醉漢到店裡的二樓去,劉憲華不知什麼時候也出現在一旁,一臉驚訝地望著倒在地板上的曹圭賢。
 
很快地,劉憲華也意識到了崔始源的存在。
 
氣氛瞬間變得無比尷尬。──────即使沒有說出口,這是他們同時間感受到的彆扭與不自在。
 
於是,劉憲華的反應是轉身試圖要離開,崔始源見狀,趕緊出聲喚住他。
 
「喂、那…那個…」劉憲華停下腳步回身望向他像是在問著什麼事嗎?崔始源才繼續說下去「幫忙抬他們進去吧。睡在這裡也不是辦法。」一字一語崔始源自己都沒察覺到他說得小心翼翼,深怕劉憲華根本就不甩他立刻離開。
 
同時間,從劉憲華這短短幾分鐘內的反應看來,他是知道那晚事情的原委了。應該是他哥和他說的吧。
 
劉憲華愣愣地點了頭,重新踏上木廊,身材真的幾乎和兄長差不多的他,很快地就攙扶起因為喝得爛醉陷入昏睡狀態的曹圭賢。
 
崔始源這才也趕緊扶起比他還要高的周覓…這傢伙把他列為拒絕往來戶了,還找他麻煩真是!
 
走動中,兩位醉漢模模糊糊地有了些意識,也好讓崔始源和劉憲華扶著他們走上有簡單床具的二樓。
 
劉憲華動作輕柔地讓曹圭賢躺上床,崔始源倒是隨意就把周覓一扔、將他扔到曹圭賢的身旁。模糊意識下,兩人只是扭動了下身體後,各自又翻過身倒躺在大床的兩處。
 
清晨的海浪聲聽得特別清楚,也使崔始源和劉憲華之間的沉默又陷入一個膠著狀態。
 
 
 
這次先有動作的又是劉憲華「那…我先回去飯店了。等哥醒來我再來找他…」說完,朝樓梯口走去。
 
「等、等一下!你怎麼來的?坐計程車?我載你回去啊。」崔始源出聲追了上去,誰知劉憲華加快腳步下了樓,邊回應道沒有關係他搭計程車就好了。
 
「劉憲華!等一下啦!」
 
最後幾乎是展開了小小的追逐戰,崔始源追出了店裡,劉憲華因為慌張,腳步顯得凌亂,沒一會兒崔始源一個攔截就站到了他的身前。
 
劉憲華還因此嚇了一跳。
 
「對不起啦!我…」總而言之就是先道歉!就算這幾天有再多的埋怨,雖然這是本來就該有自覺,但也不知道為什麼,一見到劉憲華、崔始源才真正地驚覺到自己到底做了什麼差勁的事情「真的…很對不起。」這大概是他這些來來最真誠的道歉了吧。
 
也是少有的,希望自己的道歉能夠得到原諒,而不是單單地解決事情而已。
 
近在眼前的臉讓劉憲華無法直視,複雜的思緒更讓他眼神胡亂飄移,身體不自覺地往後傾。
 
終於見到人了,他卻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面對心跳加速的自己,還有一臉愧疚卻還是根本什麼都不懂的崔始源,他只想趕緊離開。
 
 
 
其實昏沉的意識從剛剛被抬到二樓後就努力地想要清醒,曹圭賢知道劉憲華和崔始源一起扶著他們上樓,這時候一定得趕緊醒來才行,然而,因為昨日突來的酒精派對,曹圭賢花費了一番功夫才如願地睜開了雙眼。
 
聽見店外頭的交談聲,努力爬起身往窗戶外望去…
 
怎麼狀況有點不太對勁。曹圭賢的腦子真的是一瞬間立馬就運作了起來
 
「周覓!周覓!喂!快醒醒啊!喂!」一腳推著睡在床角邊的周覓,曹圭賢即使是用氣音,還是激動地成功叫醒了原先還在醉夢中的周覓。
 
「嗯?什麼?幾點了啊?蛤?」語無倫次的周覓讓曹圭賢又一次的腳踹,唇語說出的兩個名字“崔始源和Henry”,周覓很快地就清醒,也爬到窗邊開始偷窺著。
 
 
 
 
 
「沒、沒關係了啦!我要回去了!」
 
劉憲華試著想要繞過崔始源,卻被他硬是抓住了手臂。
 
「騙人!你明明就還在生氣…沒關係的話,我載你回去就好了啊!」可能是因為心急,劉憲華種種想要逃避的舉止都說明根本沒有原諒他啊,崔始源語氣開始急躁起來。
 
「我就說不用了!」
 
「你看你就還在生氣啊!」
 
『沒有!我沒有在生氣!要我說幾次你才懂啊?』怒氣一上來,劉憲華連英文都說出來了。
 
怎麼這倆兄弟都這樣啊。崔始源感到棘手。
 
「說中文啦!誒、不然,不然你說要怎樣你才肯原諒我啊!我都被我媽打成這樣了誒!」雞毛撢子留下的傷痕尚未消退,崔始源又穿著背心,劉憲華這才發現到他的手臂和小腿上的確有不少長條痕的瘀青。
 
 
 
「喔喔喔!心疼了心疼了!果然很快就會心軟這小鬼…」
 
曹圭賢撐著頭繼續望著窗外底下瞧,周覓聽了倒是覺得有趣地看向他「誒、你現在是在看好戲的意思嗎?」
 
「…吵死了,有事我就會衝下去了啊。」
 
周覓翻了翻白眼,不過他也沒什麼資格講曹圭賢就是了。
 
 
 
 
見劉憲華的目光一直游移在自己的傷痕上,崔始源突然間又有點後悔幹嘛跟他提被阿母打的事情。煩躁地搔了搔頭,拉起他的手先轉身作勢要往停放機車的地方走去「我載你回去啦!走!」想要趁劉憲華還在發愣時替他做決定,然而對方還是堅持地站住了原先的位置不肯移開腳步。
 
「喂!」崔始源回頭想要故意用兇的看劉憲華會不會聽他的話,這時,劉憲華終於踏出腳步,在他感到後頸被輕輕按住的瞬間,劉憲華的臉已經湊了上來,吻了他的嘴。
 
 
 
「噗!」曹圭賢一個噗嗤,周覓慶幸自己和他不是面對面,不然口水都不知道噴了多少。
 
見他一臉不知道是震驚還是打擊,因為自己也曾被男孩搶吻過,周覓是沒有太大的衝擊,倒只是驚訝,且忍不住想唸唸曹圭賢「看好戲的後果吧。」
 
「……Henry到底在幹什麼啊…。」就算看過劉憲華和其他男孩交往過的情形,但曹圭賢真的沒有看過劉憲華和情人間,這種接吻以上的任何親密舉動。緩緩吐出的話語顯得有氣無力。
 
 
 
 
崔始源瞪大雙眼,全身僵直得像隻柱子,發愣得看著劉憲華移開他的唇,退開了傾向前的身體,然後他就腦袋一片空白了。
 
『因為我喜歡你,所以沒關係。』見崔始源一臉呆滯,劉憲華感到彆扭還是鼓起勇氣用中文再次說道「因為…因為我、我喜歡你,所以就算了吧…」
 
就算沒有想過自己會這樣就將告白脫口而出,但崔始源的毫無反應是早就料到的。劉憲華深呼吸了一口氣,努力壓抑自己的情緒,打算趁崔始源還在衝擊當中,趕緊逃走「那…掰掰囉。」
 
才想踏出腳步,原先還像隻柱子的崔始源突然緊緊地抓住他的雙肩,這次換他,清清楚楚地感覺到雙唇被用力堵上。
 
 
 
 
 
瞬間,周覓只聽見身旁傳來那他聽得懂的英文髒話,接著,曹圭賢已經下了床,激動地衝下樓去。
 
「喂!你冷靜一點啊!」
 
跟著曹圭賢一同到了一樓追到木廊上,正巧是劉憲華推開崔始源的時候。
 
崔始源的表情比這次是被強吻的劉憲華還要吃驚,周覓總有預感崔始源接下來開口說的話一定會傷到劉憲華,想要說點什麼插入他們兩人之間的沉默,卻已經來不及了。
 
「…對不起。」
 
果不其然。
 
 
 
 
 
 
─────早知道剛剛就跑快一點趕快離開了…
──────────幹嘛親他啊!Henry你這大笨蛋!
 
劉憲華這次轉身跑走沒有再受到阻擋,即使身後傳來曹圭賢對崔始源的怒罵聲,也猜得出來接下來崔始源應該是吃了曹圭賢的拳頭,劉憲華還是拼了命的往馬路的方向跑。
 
 




(待續)




 夏:劉憲華撲上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